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十一章 古方

第十一章 古方

  好一阵安抚,江龙才让姚妈妈相信,他真的是没有生气。
  一边说话,他一边还给姚妈妈偷偷的打眼色。[email protected]
  姚妈妈起初没有注意,但过了一会,就明白过来,自家少爷这是有隐秘的话要单独对自己说,而此时房中,还有玉钗与宝瓶两个丫环。
  在豪门中生活的仆从,可以没良心,没骨头,没信用,偷奸耍滑,好吃懒做,但却绝对不能没有眼色,没心机,不然莫名其妙的被人陷害,连被谁害死的都不知道。
  眼珠微微一转,姚妈妈就是有了赶玉钗与宝瓶出屋的办法。
  “你们两个真是没用!”
  姚妈妈突然向两个丫环发难,“连个人都拦不住,硬生生让景长发半夜闯进来打扰小少爷休息,难道你们不知道小少爷才刚刚吐血不久,身体正虚弱着呢吗?
  出去,都给我在门口跪着!”
  因为身份的特殊,再加上总管着江龙小院内的一切事宜,所以玉钗与宝瓶即便是原身的贴身丫环,平日里做错事,姚妈妈对她们也是说罚就罚。
  玉钗与宝瓶也知道刚才没把景长发赶出去,是她们的失职,不敢反驳,只是在慢慢的往门口挪的时候,可怜巴巴的偷望躺在床上的江龙。
  希望自家小少爷帮着求求情,免了这顿惩罚。
  江龙自然也是不忍心让两个女孩子罚跪,再说了,她们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他的女人,连忙开口说道:“这事不怪她们两个,实在是景老头欺人太甚,硬要冲进来看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姚妈妈闻言双眸蓦然大亮,连连附和点头,“小少爷您总算是开窍了,那个景老头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奴婢有给您说,您还不信,说景老头是老家的来人,是族中长辈,不可以怠慢轻视。
  小少爷啊,您就是太老实,太善良了。”
  原身的确是个乖巧单纯的少年,但江龙……
  “奶娘说的极是。”江龙笑着点头,然后给玉钗与宝瓶使了个眼色,“去给姚妈妈倒杯茶来。”
  “是。”
  二女闻言顿时加快脚步,溜出了卧室内房。
  茶,自然是不会有哪个端进来了。
  “小少爷,您太纵容太惯着她们了。”姚妈妈自然看破了江龙的心思,无奈说道。
  江龙哈哈一笑,随即变的一本正经了起来。
  “奶娘,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些事情,还请你保密,我的保密是说,连老夫人都不可以告诉。”
  “你说。”姚妈妈心中有些疑惑,不过却没有当回事。
  实在是以前的原身太过单纯幼稚,姚妈妈不认为从自家小少爷嘴里能说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不过江龙一开口,她的脸色就是顿时变了。
  “我怀疑有人在暗中给我下毒,想害我性命。”江龙说着用手一指窗台的方向,“那是生石花,星灯草,香炉中点燃的熏香里边,则有角岩藤的粉末,这三者的气味掺杂在一起,会形成一种慢性剧毒。
  就是因为中了这种毒,我这几年才体弱多病,药吃了很多,却总是不见好。”
  “真的?”
  姚妈妈先是给吓了一跳,随即又心中怀疑,“你怎么知道那三种东西的气味掺在一起,会形成剧毒?”
  作为一个从小在豪门中长大,且亲生母亲很得景老夫人重用的人,姚妈妈自小被母亲教导,对于毒物也是有一些了解的,当年景老夫人没少让姚妈妈的母亲给人下毒,目前姚妈妈能配出二十余种毒药。
  有的可瞬间取人性命,有的能让头晕眼花,有人可使人皮肤上起麻疹,当然更多的,是可以使怀孕的妇人流产。
  说到底,是豪门内宅中女人们的手段。
  江龙既然开口,自然已经想好了一套说辞。
  不能老实说自己穿越而来,不然会被当作怪物烧死,又或者是被看作疯子胡言乱语。
  他也没有说是从哪本杂书中无意看到的,不然姚妈妈要他把书找出来,他总不能自己现写一本吧。
  于是编谎道:“是一位本事极大的高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房间,当面告诉我的。”
  “啊?”姚妈妈脸色一白,“他有没有伤害你?”
  “没有。”江龙摇头,同时心中好奇,姚妈妈的第一反应是关心自己有没有受伤害,而不是怀疑自己是不是说谎,难道这个世界,也有前世自己两个师傅那样的功夫高手?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院长师傅已经是七十多岁了,仍然能在短距离的助跑后,在墙上连蹬几下,轻易的爬上三层楼。
  至于以骗为主要营生的马师傅,也经常偷窃做梁上君子,爬墙攀檐,开锁撬门的手段,比院长师傅还要厉害几分。
  景府的院墙虽高,却肯定是难不住他们,可以轻易翻进来。
  “那你有没有询问他的身份?”姚妈妈又道。
  江龙继续按之前想好的谎话来编,“他只说和我家颇有几分渊源,所以不忍看我被小人暗害。”
  难道是老侯爷,又或者是小侯爷的故友?
  姚妈妈皱眉暗忖。
  “奶娘,你要答应我,不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夫人。”
  “这?”姚妈妈一阵为难。
  在景府中,姚妈妈最敬重的人便是景老夫人。
  “我是怕告诉老夫人后,老夫人会大怒,派全府人手大肆调查,到时很有可能被暗中之人逃走。”
  “可也有可能将那混蛋给抓住!”姚妈妈分辩。
  “很难。”江龙直接摇头,“那位高人说,凶手藏的很隐蔽,连他一时之间都查找不到,如果不小心谨慎在暗中查寻线索,很难将凶手揪出来。”
  “你是说那位高人没有离开,会留下来帮我们查出真凶?”
  姚妈妈的眼睛顿时一亮。
  “嗯。”江龙重重点头,像是真有其人,“不过那位高人不想在府中露面。”
  “好,我便帮你隐瞒一些时日。”姚妈妈自小在景府长大,清楚知道当年的景老侯爷与景小侯爷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行事乖僻,让人不解,不但自身有本事,而且各自的朋友圈也很驳杂。
  她记得小时候,景老侯爷竟然有一天恭恭敬敬的把个疯子请进家中,好吃好喝的款待。
  着实是让人无语。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当年景老夫人一旦被景老侯爷惹的生气,便称呼其为疯侯爷。
  至于景小侯爷,也同样做过类似的事情。
  不过两位侯爷的一些朋友,有时也会在府中露上两手,让人惊叹。
  正因为亲眼见识过,所以她才会猜测那位高人有可能是景老侯爷或者是景小侯爷的生前好友。
  而且想着,既然有高手在暗中相助,那么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下毒的凶手给找出来了。
  到时她再去向景老夫人请罪。
  不管景老夫人怎么罚她……为了小少爷,她都认了!
  眼见姚妈妈答应了,江龙的脸上露出笑容,有了姚妈妈这个帮手,他日后行事便容易多了。
  “那位高人还教给我解毒良方,奶娘,你明天便去药店帮我买回来。”
  姚妈妈立即催促,毒这个东西自然是早点解掉的好,“你快说,奴婢记下来。”
  “甜珠草5钱,笔仔草3钱,川七6钱,枸杞10钱,银线草9钱,生姜四片……”江龙开始背前生熟记的药方,当然他不会只是配解药,现在这具身体很是虚弱,就算从明天开始按照形意站桩三式练功强身健体,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也是恢复不到普通人身体标准的。
  他总得有自保的手段。
  再有一点,他还晓得一些补身体的良方,是院长师傅教给他的,前世他小时候一副早夭的模样,院长还自己花钱给他配制了一些,不过等他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之后,院长就没有再制作了。
  实在是方子里的几种中药材价格太贵!
  根本不是普通人能购买的起的。
  不过现在嘛,以景府的家财,自然不怕买不起了。
  而且据院长师傅说,那是很古老的方子,如果长年使用,好处多多。
  ~
  感谢看乌龟散步,送出第一个礼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