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十四章 好大的府邸

第十四章 好大的府邸

  听到景老夫人的询问,江龙稍稍皱眉。
  其实他编着骗姚妈妈的谎话,是有漏洞的,不是姚妈妈很好骗,轻易就相信了他,而是姚妈妈与景江龙感情非同一般,很信任原身,所以现在的江龙说什么,姚妈妈都不会心生怀疑。www!c66c
  而谎话最大的漏洞就是在林雅嫁进府中的前几天,原身就突然变的暴躁起来,对林雅很排斥,等林雅进府,原身更是非常的不待见,能不见面,就尽量不和林雅见面。
  这是有目共睹的。
  正是因为有这个前提,所以原身见到林雅后吐血,话都没有说一句,但大家却都笃定是林雅将原身给气的。
  林雅甚至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现在如果江龙点头同意让林雅同行,便会和之前有很大的反差。
  让人诧异。
  再联系到他死而复生,说不定就会有人疑神疑鬼。
  再则,江龙知道林雅身上还背负着林家长辈派下的任务,现在也不想在明面上与林雅缓和关系。
  不然林家派来协助林雅的人,见林雅与他拉近了关系,变的亲近起来,必须会逼迫林雅早点夺权,然后让林雅在暗中把景府的家财转移到林家的名义之下。
  林雅的弟弟林志还捏在林家长辈手中,林雅现在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江龙决定在没有把林志救出林家之前,顶多只能在暗中和林雅敞开心扉真诚沟通,这样林雅身上承受的压力才会更小一些。
  “孙儿听奶奶的。”
  如果直接说不让林雅同行,也是不行的,因为那样一来,林雅以后会被景府的仆从丫环们各种刁难,于是江龙索性不表态,让众人去猜他的心思好了。
  心中不敢肯定,这些人对待林雅时,便会顾虑三分。
  “那明天就让雅儿跟着一起去吧。”
  经过姚妈妈的提醒,景老夫人真心认为是佛祖保佑景江龙,才让自家孙子重新活转过来,于是心中对佛祖的存在更加笃信了,佛家教义要人行善,普渡众生,景老夫人便想要制造一些让林雅与江龙见面的机会,好尽快化解二人之间的芥蒂。
  林雅六岁丧母,已经很可怜了,景老夫人对这个孙媳妇也是蛮怜惜同情的。
  当然,景老夫人也有别的用意。
  她见江龙看着黛丽丝发呆,以为江龙动心了,有心搓合二人,但黛丽丝即便做了江龙的女人,也只能当侍妾,生下来的孩子,也是庶出。
  只有林雅这个正室少夫人的孩子才是景老夫人的嫡亲孙子孙女。
  在这个年代,对于嫡庶之分是非常重视的。
  从皇家王族到世家豪门,庶出的子女,地位远不及嫡系。
  比如庶出的皇子即便为长兄,也不及嫡系皇弟的优先继位权,而世家豪门中的庶出子女,也是没有继承家业的资格。
  对景老夫人来说,实在没办法,有个庶出重孙子传承景家香火也行。
  但如果有机会抱到嫡亲的重孙子,那自然是更好了。
  除了正室夫人外,平妻生下的孩子也是嫡系,不过大多数的豪门世家都没有娶平妻的习惯。
  豪门中本来就勾心斗角,再弄上一个和正室夫人地位不相上下的平妻,到时二女斗起来,那乐子可就大了,府中恐怕是会永无宁日。
  也有人说不一定就会斗啊,也有可能会和平相处。
  是有这个可能,但机率不大,原因很简单,正室夫人与平妻生下的孩子都是嫡系,享有平等继承家产的资格,而哪个母亲会不为自己的孩子考虑?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解释一下,古代继承家业的都是长子,而且和兄弟分家时,除却长子外其他的人只能分得很少的一部分家产,庶出子弟,甚至会被净身出户。
  不会说几个兄弟平分的,这种可能性没有。
  而且家中长辈也不会允许这么分,因为平分家产,便意味着一个大的家族,被分成了若干个中等甚至是小型的家族,而中等家族与小型家族的地位,是远远不能和大家族比拟的。
  就好比现代,一百个小工厂,它们的年产值或许能超过一家大型的企业,但它们在同行中的影响力却远不及一家大的企业。
  见景老夫人同意让林雅也跟随,张姜氏心下不满。
  她感觉最近几年,景老夫人越来越不重视她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处处争先,想要保住自己在府中的地位。
  而姚陈氏见景老夫人并没有责怪自己的女儿,则是松了口气。
  其实真要论能力与脑袋的聪敏以及手段,姚陈氏不及张姜氏。
  府中杂事众多,需要这些人打理拿主意,所以没有待多长时间,张姜氏与姚陈氏,以及黛丽丝就是先后退下。
  景老夫人想着怎么尽快搓合黛丽丝与江龙的好事,过了一会,也离开了。
  玉钗端来了饭菜,江龙开始享用。
  不过今天吃着,却是不及昨天美味了。
  不是说饭菜不精致,也不是说厨房的技艺差,而是徐大夫有叮嘱,江龙不能吃肉,不能多吃盐,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越是素淡越好。
  这样的饭菜没滋没味的,也就是原身吐了血,需要大量的营养补充,肚中非常饥饿,江龙才能大口的吃下去。
  等过几天江龙的身体恢复一些了,这样恬淡的饭菜,怕是就吃不下去了。
  吃过饭菜,江龙感觉身体有了一些力气,便想要借着此时正值中午时分阳光正好,温度适宜,在府中走走透透气。
  玉钗与宝瓶赶紧给江龙换上件厚实的衣服,这还不放心,又取来披风。
  江龙走出卧室,暖洋洋的阳光就是洒在了身上,他抬手遮在眼前,眯缝着眼睛看向悬挂在头顶的太阳,没有占据原主的身体前他一直深陷在无尽的黑暗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都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见到太阳,被这暖暖的阳光照射了。
  此时觉得沐浴在阳光下,真好!
  “小少爷,咱们去后花园走走吧。”玉钗提议。
  宝瓶也开口附和,“后花园湖面上的冰早就融化了,可以看到水中的鱼儿游来游去,还有,湖边树木的枝条也抽出了绿芽。”
  “好。”江龙笑着答应。
  一行三人,朝着景府后花园的方向行去。
  要说这景府的占地面积真是大,似乎最早是按照王府的规制来建造的,而且位于京城郊外的宁远县,这是整个大齐王朝独此一家,要知道朝中的勋贵都是军队中的将领,颇有威望,而自古以来武将造反的事迹数不胜数,所以皇家肯定要把这些人牢牢掌控才会放心,所以这些人的老宅全在京城。
  这样即便勋贵领命带兵去打仗,家中亲人被皇帝捏在手心,也是不敢轻易造反的。
  而住在京城的王公贵族们,他们的府邸都是按照自身的品级来建造的,这些朝廷都有明文规定,什么官职,什么爵位,可以住多大的宅子。
  就算一些人的府宅大小会超出规制,但也不会太多。
  毕竟朝中有御史,这些人个个都是又臭又硬的脾气,整天在朝中官员的身上找纰漏,谁也不想因为家中府邸过大被御史参上一本。
  而且贵族们的爵位大多是逐代递减的,如果后代没有出类拔萃的重铸辉煌,甚至到后来只能把府邸卖出去,自己搬走,都没有资格住。
  哪像景府,这规模都大的没边了。
  估计就算是那些被分封到外地的真正皇族王爷的王府,也不及景府气派。
  走了一会,身体仍然虚弱的江龙对于景府的大小,有了大概的认知,这光是从自己的小院走到后花园,就足足有二百多米,换成古代计量单位,就是七十余丈。
  等来到后花园,看着眼前足有三十余亩大小的湖泊,江龙更是张大嘴巴。
  恐怕整个京城只有皇宫里的御花园里,才能再有一个这么大的湖泊吧。
  湖泊中建有几个凉亭,凉亭之间的水面上,则串连着几条约有四尺宽的浮桥,江龙与二女走在浮桥上,脚下有些个不稳当,必须要小心一些,不然一个不好有可能坠入湖中。
  湖中养着供人观赏的鱼儿,江龙与二女一边看鱼,一边有说有笑。
  在不远处的一个院墙拐角这时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脑袋,看了江龙所在的方向几眼,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不一会,一个低着头,身材瘦小的小丫环从这里走出,径直朝着江龙所在的方向行去。
  踏上浮桥,小丫环快步来到凉亭,施个万福,叫了声小少爷。
  江龙含笑点了点头。
  小丫环说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远远看到江龙在这里,便上前来打声招呼。
  玉钗与宝瓶闻言便挥了挥手,示意小丫环可以离开了。
  小丫环便福了一福,转身离开。
  不过还没有走出几步远,小丫环似是脚下打滑,突然摔倒在了浮桥上。
  玉钗与宝瓶见状,立即就要上前掺扶。
  不过那个小丫环却是慌里慌张的自己胡乱爬了起来,然后低着头红着脸匆匆的跑远了。
  “这个小丫头真是冒失。”玉钗轻笑。
  宝瓶也拍着手道:“是啊,不知道是哪个院落的,毛手毛脚的。”
  只有江龙双眼微眯,眸光闪烁,紧紧盯着小丫环的背影若有所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