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十五章 断一臂

第十五章 断一臂

  半晌后,江龙突然开口问道:“你们不知道她在哪里当差?”
  宝瓶嘴快,立即接道:“咱们景府有那么多丫环仆役,奴婢哪里能全都认的过来。”www!c66c
  玉钗也是点头。
  这两个丫环是不认字的,当然也不会数数,对于景府中的仆从丫环数目并不能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
  只知道有很多。
  “小少爷关心她做什么?”
  玉钗终于发现江龙一直在盯着丫环离开的背影,有些吃味,撒娇的说道。
  “就是,那个丫环又干又瘦,脸皮也很黑。”宝瓶同样小声嘀咕。
  江龙收回目光,脸上又浮现出了微笑,“是是是,她哪里有玉钗与宝瓶漂亮可人?”
  听到夸赞,两个脸皮嫩的丫环不依的跺脚,心中暗喜,却是没有发现江龙的笑容深处夹杂着另外的东西。
  江龙没有穿越前跟过两个师傅,练了二十几年功夫,尤其是第二位马师傅更是教他行窃,在街上找那些一眼看上去就是肥羊的偷其钱包,那眼力是何等敏锐?
  在先前那个丫环摔倒胡乱爬着起身的时候,他清晰的看到其手掌间亮起几抹突兀的光芒。
  他可以肯定,那刺眼的亮芒应该是匕首反射的阳光。
  湖中的亭子之间用浮桥串连,而浮桥则是由用绳索捆绑起来的木板组成。
  只有木板的话浮力还不够,绳索很紧致,拴在两个亭子边角处打下的木桩之上,对于承载浮桥上的行人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至于让人踏上去木板下沉,浸湿了鞋袜裤腿。
  把绳索割伤,害我落水?
  江龙一瞬间就猜出了对方的阴谋。
  浮桥的承重能力是有限的,先前那个小丫环身体弱小,比较轻,还没有什么。
  但等一会他要离开的话,肯定会和玉钗与宝瓶走在一起,到时就是三个人的份量,到时绳索断开,串连在一起的木板也会散架,那么江龙与两个丫环便都会掉入水中。
  原身是景府的独苗苗,身体又很娇弱,景老夫人恨不得将之天天捧在手心里,你认为会让原身下水学游泳?
  这个湖面积很大,水也深,再加上现在只是初春时节,还没有真正的暖和起来,湖水冰冷,一个不会水而会穿着厚实衣服的人掉下去,很难再爬上来。
  先是下毒,现在又明着想要害我落水,果然真的有人要暗害原身!
  星灯草,生石花,还有含有角岩藤的香料果然不是巧合。
  只是,自己该如何应对呢?
  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玉钗与宝瓶,而且就算是可以信任也不能说明,因为知道他有提防且在暗中查找线索的人越多,那么就越是容易走露消息。
  玉钗与宝瓶毕竟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藏不住心事,远不及姚妈妈成熟稳重。
  江龙一边想着,一边仍和玉钗宝瓶说说笑笑。
  二女的声音清脆如银铃,没有发现自家小少爷心中有事。
  此时在远处的一个走廊拐角处,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皮肤干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老妇人一身黑色襦裙,站在一处树枝较密的地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江龙很难发现她。
  老妇人此刻正死死的盯着江龙所在方向样,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染有血迹的布娃娃。
  嘴里念念有词,“李香泌,当年你害我女儿落水一尸两命,今天我就设计淹死你那活该短命的病秧孙子。”
  只是片刻后,老妇人却是瞪圆了一双昏黄的眼睛。
  江龙想了片刻后,终于想出一个应对办法。
  小丫环只是把绳索割伤,利用自己体重很轻,安全的离开。
  那么自己三人如果一个一个的通过浮桥,想来也应该是不会有危险的。
  玉钗与宝瓶都是身姿苗条,并不重。
  而原身更是因为中毒以至于积年病卧床榻,显得恹恹的,那手臂细的像麻竿一般。
  并不会比先前那个丫环重多少。
  “宝瓶,我突然有点饿,想吃酥饼了。”江龙轻易就想到一个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
  宝瓶嘴里应了一声,笑着跑跑跳跳的就要踩上浮桥。
  江龙见状连忙道:“慢点,小心浮桥不稳,掉进了湖里。”
  浮桥的确是不稳当,再有就是绳索的伤口处现在只连着不多,如果是蹦蹦跳跳的,单是一个宝瓶就有可能将之踩断,而作为原身的贴身丫环,宝瓶衣食无忧,平日里更是要时时守在原身的身旁伺候,自然也是不会游泳的。
  江龙先让宝瓶通过,也是另有考虑。
  因为与玉钗的娇弱如轻风扶柳不同的是,宝瓶活泼可爱,手脚要灵活的多。
  所以即便是坠入湖中,江龙也有把握将之打捞上来。
  宝瓶的身体在同龄人中也是比较健康的,虽然湖水比较冰凉,但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
  原身就不行,底子太差,再加上这个年代医术落后,真要是坠入湖中,即便淹不死,也会发高烧。
  发高烧不光是会死人,因为中药退烧速度慢的原因也会烧坏耳朵,变成聋子,更有可能会烧坏大脑变成白痴。
  “你这丫头就不能老实点?”玉钗柳眉竖起,也是开口斥责。
  玉钗要温柔一些,平日里没少说宝瓶好动太过冒失。
  “哦。”宝瓶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听话的不再蹦跳,老老实实的踏上了浮桥。
  江龙紧盯着宝瓶的背影,生怕自己推断错误,害其落水。
  随时准备出手救人。
  不过他显然是多虑了,和他猜测的一样,绳索可以承载的住宝瓶,宝瓶安全的走过浮桥踏上岸。
  宝瓶身体较为圆润,比玉钗重一些。
  等到宝瓶刚刚转过前方一个转角,他就是放心的让玉钗过浮桥,理由很是简单,“玉钗,我又不想吃了,你追上去把宝瓶叫回来。”
  玉钗嘟起了嘴巴,小声嘀咕,“小少爷真讨厌,耍我们玩呢。”
  因为性格文静一些,温柔的玉钗不会直接顶嘴,换成宝瓶就说不定了,而且这样的性格也导致她放不开扯着嗓子大叫,不然直接就能把走出不算太远的宝瓶给唤回来了,心中虽然闷气,但玉钗仍是踏上浮桥去追宝瓶。
  说是追,娇弱的玉钗根本就跑不起来,其速度也就是快走罢了。
  “那死丫头走那么快,我哪里追的上……”玉钗没走出几步,就是抬手擦拭额头渗出的汗珠。
  见玉钗平安通过了浮桥,江龙才起身,小心翼翼的踏上浮桥。
  行走间,浮桥轻微的左右摇晃,江龙小心起见,走的极慢,步履轻缓,装作一边看水中的鱼儿,一边悠闲的行走。
  他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暗中偷看着,所以很是谨慎。
  走到先前丫环摔倒的地方,果然见那里的绳索已经被割开了大半。
  也正是因为江龙谨慎,所以树木背后的老妇人才没有看出蹊跷端倪。
  “掉下去,掉下去……”
  瞪着大眼睛,看着行走在浮桥上的江龙,老妇人有些干裂的嘴皮翻动,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诅咒着,因为紧张,把手里布娃娃的脑袋都给捏扁了。
  直到见江龙平安无事的踏上岸,老妇人双眼瞬间涨的通红。
  突然抓起布娃娃,一通猛力的撕扯!
  哧啦!
  嘴角含笑的布娃娃断了一条胳膊。
  “有人来了,咱们快走。”一旁院墙后边窜出来一个人,拉着老妇人急匆匆的离开。
  老妇人嘴里仍然念念有词,“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走下浮桥,江龙长长松了口气,转过身,看了眼被割伤的那段绳索,站在岸边等待玉钗与宝瓶。
  宝瓶走的快,玉钗费了好大力气才追上,等二女折回来后,就见自家少爷站在岸边看着湖水。
  “小少爷,您怎么一会想吃,一会又不想吃的,害的奴婢差点跑断了腿。”
  宝瓶毫不客气的直接开口抱怨。
  江龙一句话就将之搞定,“晚上你可以叫一道自己喜欢吃的菜肴,算本少爷的赔罪。”
  “好!”
  宝瓶拍着手,蹦跳了起来。
  “吃货。”玉钗则是翻了个白眼,然后嘟着嘴,用幽怨的目光盯向了江龙的眼睛。
  “你可以去绣房多做一件漂亮的裙子。”江龙无奈笑道。
  这两个丫环一个馋嘴,一个臭美。
  果然,玉钗的眸子就亮了。
  安抚好两个丫环,江龙又开始思索,那暗中之人好灵通的消息。
  自己刚刚走出小院来到后花园,对方就已经知道了,看来那暗中之人不是有派人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小院,就是在自己小院中安排了人手。
  而且颇有手段,见自己走进湖中凉亭,就立即能想到害自己落水的计策。
  再有一点,先前那个小丫环虽然看上去瘦弱,但却应该有些功夫底子。
  不然不可能在很短只是摔倒起身的时间内,就把手臂粗细的僵绳割断大半。
  自己要再小心些才行!
  江龙打算立即回到自己的小院,外边太危险了。
  在他身体没有康复,身手没有恢复之前,还是少出院子为妙。
  不过对方晓得了自己的行踪,会不会在回去的路上安排什么陷阱呢?
  江龙想了想,小心为妙,决定绕个圈子回小院。
  因为有原身的记忆,江龙对景府的大部分地方都很熟悉,原身作为主人一般是不去府中下人聚众而居的房舍的。
  府中下人可不会像主人那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院落。
  下人们的房舍都是一排一排的。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张姜氏以及姚陈氏等在府中颇有地位的管事,会把府中一些偏僻的小院霸为已有。
  玉钗与宝瓶自然不知道江龙的心思,见他要去别处看看,就在一旁跟着。
  走着走着,江龙突然从原身记忆中了解到一些事情。
  比如府中最东边那里的几个小院,居然被老夫人告诫不可以进去。
  什么地方,连原身这个主人都不能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