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十九章 私生子

第十九章 私生子

  卧室内,前锋耷拉着肥厚的耳朵,浑身黑亮的毛发被蹂躏的一团糟,两只前爪平伸,下巴平放在地板上,爬在床前,一幅无精打采的模样。
  先前它被宝瓶与玉钗二女追上,好一顿收拾。[email protected]
  二女此时则是气喘吁吁的,接过院内几个小丫环新拿来的被褥,手脚麻利的收拾的房间,每每看到被褥上那黑乎乎的爪印与扯开了的针线,就是会瞪上一眼前锋。
  把新被褥送过来的小丫环们此时则是有些战战兢兢。
  前锋的身体太庞大了,非常的吓人。
  她们尽量躲远一点,生怕前锋突然暴起伤人。
  江龙坐在早就被扶起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和秦羽聊天。
  在原身的记忆中,秦羽身份不详,只知道是当年景小侯爷从边疆带回来的。
  后来原身还听府中老人说过一些有关于秦羽的事情。
  秦羽和江龙一般大,当时还在襁褓中被景小侯爷抱进府中,于是就有人猜测,秦羽会不会是小侯爷在外边的私生子。
  连景老夫人都被惊动了。
  不过之后景小侯爷虽然没有站出来做正面的解释,但对待秦羽却是不冷不热的,只是给其找了个奶娘,而且之后又让逐渐长大的秦羽姓秦,那么谣言就是不攻自破了。
  哪个男人能让自己的孩子姓他人的姓?
  和秦羽聊天中,他又得知秦羽在府中的生活虽然不错,但一直是平平淡淡的。
  或许秦羽身份不明,也被人欺凌过,但秦羽老实憨厚从不计较这些。
  直到十岁的时候无意间闯进齐齐德的院落,被齐德德一眼看中,收做了徒弟,才开始每天练摔跤,齐齐德与族人们也都有自己的战马,有时候齐齐德也会教秦羽骑术。
  不过齐齐德曾对秦羽说过,说他身高体重,如果上战场再拿上一把趁手的重兵器,那么很少有马儿能驮的动他。
  当然不是真的一点也驮不动,而是驮着他跑不了多少时间。
  如果是在战场上,甚至连迎面和敌军杀个对穿的时间都达不到。
  而如果在战场上突然马失前蹄,将他给甩下来,那就惨了。
  所以齐齐德认为他应该多学些马下的功夫,如果有机会,将来最好做一名步军将领。
  秦羽从小在景府长大,对景府极为忠心,再加上老实憨厚,江龙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一点也没有隐瞒。
  把秦羽的底细打问清楚了,江龙更放心将之放在身边当护卫了。
  那接下来,应该怎么培养秦羽呢?
  任由他还是继续去练习摔跤显然是不行的。
  不客气的说,摔跤观赏性强,但却没什么杀伤力。
  别看秦羽长的高大像铁塔一般,真正对上的话,江龙认为前世的自己一瞬间就能要了秦羽的小命。
  想了想,他开口说道:“小羽,从明天起,你每天一大早都要来我这里,咱们一起练功。”
  “小少爷要教我功夫?”秦羽黝黑的眼眸大亮。
  秦羽从府中很多人的嘴里都听说过景老侯爷与景小侯爷的赫赫威名,他一根筋,嘴笨,又很少与人交流,只想着老侯爷与小侯爷那么厉害,那么江龙应该也是有很大本事的。
  江龙点头,“你和我一般大,今年只有十五岁,在力量上你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明天我教你一套锻炼力气的法门,嗯,我再尽快想办法给你找一件趁手的兵器。”
  十五岁已经不小了,这个时候习练武器已经是有些晚了。
  不过好在秦羽天生神力,身高体壮,适合用重兵器,走的是一力降十会的路线,对于功夫的技巧性不用太苛刻。
  “谢谢小少爷!”秦羽习惯的抬手挠头,嘴角咧开,笑容很憨厚,但也很纯真,很阳光。
  又聊了几句,江龙就让秦羽退下了。
  秦羽上前不舍的摸了摸前锋的大脑袋,又低低的叮嘱了几句,才一脸兴奋的离开小院。
  明天他会天没亮就赶过来。
  这时玉钗与宝瓶已经把房间给收拾好了,正坐在床边逗前锋玩。
  前锋很是配合,也喜欢和二女玩,一会用头拱拱玉钗的手心,一会又把脑袋放在宝瓶的腿上任由宝瓶挠它的痒痒。
  过了一会,到午饭时间。
  宝瓶去厨房取食盒。
  江龙则让玉钗去找姚妈妈过来,说有些事情和姚妈妈说,玉钗刚刚走出卧房,他便在前锋的注视下,掀起床单,将上午让姚妈妈放在床底下的那碗毒药给端了出来。
  毒药放凉之后,呈墨绿色,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怪异味道。
  “这个东西你可不能喝。”江龙见前锋凑过来好奇的看着碗里的毒药,便是拍拍它的大脑袋告诫道。
  前锋似是能听懂人话,缩回了脑袋。
  江龙把毒药放在桌面上,拿起一把削水果的小刀,将刀刃浸入了碗中。
  片刻后,拿出来,走到窗前对着阳光折射,可以看到整个刀刃都是泛着一层淡淡的绿光。
  江龙将之小心翼翼的收进袖中。
  这是他目前为止,能想到的最好的护身办法。
  现在身体虚弱打不过你,但只要让我用小刀伤到你,你就必死无疑!
  在玉钗回屋之前,江龙又把瓷碗放回了床底下,担心前锋好奇会偷喝,他伸长手臂把碗藏的更里边了一些。
  前锋块头太大,除非把床拆了,才能触的到。
  宝瓶领着几个丫环提来好几个食盒,今天的午饭明显丰盛了许多,江龙开口询问,才知道是景老夫人心疼他,特意让厨房加了菜。
  当然,宝瓶也没有忘记给前锋取来午食,以熟肉居多。
  江龙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想了想,特意挑了几样让丫环端去拿给老夫人。
  然后才开始用饭。
  玉钗与宝瓶站在一边伺候,江龙不太习惯,让二女也坐下一起吃。
  二女和原身很亲昵,以往也时常坐下来陪原身用饭,所以稍作谦让,就坐了下来。
  玉钗吃饭很慢,很优雅,江龙没有用过的菜肴她不会主动先吃。
  宝瓶则是丝毫不顾及形象,喜欢吃什么就夹什么,一通胡吃海塞,两个腮帮子鼓鼓的。
  饭菜很精致,但少了肉也缺少新鲜的蔬菜。
  江龙已经有些食而无味了。
  此时正值初春时节,今年的种子都还没有撒进菜田呢,想要吃到新鲜的蔬菜怕是还得等几个月。
  至于肉食,也得等这具身体再恢复一些才能食用。
  得了大病之人,在身体初愈时,的确是不宜吃太油腻的东西。
  不然有可能头晕,胸闷,严重时还会恶心呕吐,厌食,这对于身体的康复是很不好的。
  刚刚吃过饭,姚妈妈走了进来。
  二女收拾碗筷放进食盒,再送去厨房,让人清洗。
  于是屋内剩下了江龙与姚妈妈二人。
  “小少爷,您把前锋找回来了?”姚妈妈一进卧室,就看到了刚刚吃饱肚子正懒洋洋爬在床前的黑色藏獒。
  脸上露出笑容,很是欢喜的样子。
  前锋虽然不是姚妈妈亲手喂大,但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嗯。”江龙笑道:“今天天气好,就去外边走走,结果正巧走到了哈代爷爷那边,碰到了前锋,就带回来了。”
  听到江龙提起哈代,姚妈妈眉头轻皱。
  在姚妈妈眼中,哈代与齐齐德等人都是粗人,脾性也很不好,所以对于这些人她是没有好感的。
  下意识的也不想让江龙与之多接触,生怕那些人粗手粗脚的,不知轻重,会伤到身子内娇弱的江龙。
  不过她还没有来的及规劝,江龙就已经开始说起了正事,把之前在湖中凉亭被人设下陷阱一事说了出来。
  姚妈妈的脸色顿时大变,急声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个丫头在哪个小院当值?”
  “不知道,我也问过玉钗与宝瓶,她们也不认识那个丫环。”江龙摇头。
  “真,真是胆大包天,这光天化日的,就敢冲您下手了!”姚妈妈最是关心江龙,有道是关心则乱,便提议道:“要不咱们还是告诉老夫人吧?”
  “不用。”
  江龙见姚妈妈有些沉不住气,连忙安抚,“我现在已经把前锋找了回来,而且还打算让秦羽当我的护卫,以后那暗中之人再想要害我,可就是没那么容易了。”
  前锋凶猛,曾咬死了刺客。
  至于秦羽这个少年,姚妈妈自然也是很熟悉的,不但力气大,长的又高又壮,而且摔跤很厉害。
  听江龙如此说,她才逐渐又放下心来。
  随即眼睛微微一动,说起一件事情来,“今天真是奇怪,我上午的时候遇到了景老头,不知为何,他看上去就些神情恍惚,脸色也很苍白,像是撞了鬼一样。”
  “哦?”江龙一阵好奇。
  景老夫人的小院内。
  林雅站在桌前,一边熟练的帮景老夫人布菜,一边开口夸赞,“小少爷真是孝顺,连吃午饭都记得您。”
  世家豪门规矩多,开饭时,媳妇要饿着肚子伺候婆家中的长辈用过饭才可以坐下来吃,而林雅为了自己与弟弟的日子过的好一些,不得不讨好继母,时常站在桌前给继母布菜。
  所以现在伺候老夫人时很熟练,只要景老夫人稍稍看上一眼某个菜,她就立即能心领神会的夹哪个菜,放进景老夫人的碗中。
  夹的多少,也要看景老夫人的喜好,不得不说这也是一门技术活。
  而且景老夫人与那挑剔时不时故意找茬的继母相比,真的是好伺候多了!
  因为江龙送了几样菜过来,所以林雅凑趣的夸赞。
  哪个长辈不喜欢有人夸赞自己的后辈?
  更何况江龙还是景老夫人掌中的宝。
  所以立即就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然而饭菜用了一半时,景老夫人却是突然笑眯眯的开口说道:“雅儿,昨晚咱们祖孙俩合计的办法,奏效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