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二十章 一环又一环

第二十章 一环又一环

  听到景老夫人的话,林雅捏着筷子,正在布菜的小手一顿。
  昨天都到深夜了,不知怎的,景老夫人突然又想要念经,派人把刚刚睡下不久的她给唤了起来作陪。www*ttzw
  一开始,林雅以为景老夫人不怀好意,想要对她下手。
  就连林家派来监视她,现在当她陪嫁丫环的水蓝与杜娟也是和她同样的看法。
  不是她多心,而是景老夫人的心头肉景江龙看到她,差点被她气死,断了景府的传承,只凭这一点,景老夫人就有充足的理由除去她。
  而杀人,自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下手比较好。
  别说在豪门中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景老夫人,就是林雅自己也能在除掉一个人后,轻易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布置出一个完美无缺的虚假自杀死亡现场,并让官家找不出半点破绽。
  不过正当林雅以为自己小命难保,以后无法再保护弟弟了,却是走进佛堂之后,听景老夫人说起了府中最近遇到的难事,并且有主动和她商量解决办法的意思。
  林雅自亲母亡故,继母进府之后,就是受尽了继母的刁难。
  对于勾心斗角,抹黑陷害这种事情并不陌生。
  应对起这样的事情,自然也颇有几分手段。
  便大着胆子,献出一条计谋。
  不过与此同时,她也是才从景老夫人嘴里晓得景府表面风光,其实内部危机重重,不但景氏一族的嫡系一脉步步相逼,而且甚至有人能潜入景府暗害景家的主人。
  “孙媳只是敲敲边鼓,主意还是奶奶自己想的。”林雅谦虚道。
  景老夫人轻轻挥手,“是你的功劳,奶奶都会给你记着,等日后自然会奖赏你。”
  “那么,那个景老头可有离府的打算?”林雅察颜观色,晓得景老夫人并不只是说的面子话,且不想在这种事情上扯皮,便是直奔主题。
  “没有。”
  景老夫人赞赏的看了林雅一眼,觉得这个林雅很对自己的脾气,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太谦虚了不好,有时太直接了也不好,不过当对方把你当成自己人时,你就不能总是说些客套的话,这一点林雅把握的就很好。
  接着景老夫人摇头,“我派去监视他的人回来说,那老家伙被吓的不轻,不过却是没有离开府邸回老家的打算。”
  刚刚说到这里,突听窗外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似乎窗外有人偷听。
  景老夫人便是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看了林雅一眼,“你的两个陪嫁丫环是你继母帮你挑的?”
  “是的。”林雅心头猛的一跳,低眉顺眼的应声,小手猛然攥紧了筷子。
  心中则是暗骂水蓝和杜娟真是大胆,居然敢在窗外偷听她与景老夫人的谈话,这要是引的景老夫人生疑……那可如何是好?
  “这两个丫环表面看着挺温顺的,其实颇有几分心机,我不喜欢,你以后也要防着一些。”景老夫人放下筷子,真诚的开口说道。
  “孙媳晓得了。”林雅乖巧听话的施了个万福,心下则长长松了口气。
  看来景老夫人误会了,以为杜娟与水蓝有心机,是想要和她争宠,早点爬上景江龙的床。
  不是怀疑林家对景府有阴谋。
  提点了一句,景老夫人再次说起正事,“本想吓一吓景老头,让他早点离开这里,却不想他居然还是要留下来,也不知道那个老太婆那天晚上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孙媳也猜不出来。”林雅摇头。
  “罢了,既然他自己不要命,那就别怪老身心狠!”景老夫人冷哼一声,双眸中闪过一抹寒光。
  此时的景长发的确被吓的不轻,吃过午饭,让几个孩子休息,自己则是偷偷溜出小院。
  景府很大,走廊迂回曲折,景长发一路上像是做贼一般,蹑手蹑脚,一会前边瞧瞧一会又后边望望,依着昨天晚上的记忆,来到了那个老妇人邀他见面的小院。
  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无人,景长发大着胆子推开小院的大门,然后快步走入其中。
  赶紧反手把门关上,景长发的目光落在小院之中,脸色就是有些发白。
  只见小院中枯草遍地,树叶铺了厚厚一层,木门与木窗上粘的白纸早就泛黄而且很多地方都烂有拳头大小的破洞,根本就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想起今天上午找来一个小丫环,旁听侧击得到的答案,他的心中就是一阵发慌。
  昨天晚上那妇人没有告诉他名字,只说随便找人打听一下,就能晓得她是什么身份,但是那个小丫环却是笑眯眯的告诉他,这个小院的主人早就死去多年了,此时根本就没人住。
  并且还笑称,如果谁能碰到这个小院的主人那一定是撞鬼了!
  他是大半夜被一个丫环叫来的,晚上不正是恶鬼出没的时候么?
  为此,他才被吓的不轻。
  这不是到了中午时分,想要来亲自求证一下么?
  结果单看这个小院,就不像是有人住的样子。
  不过既然已经过来了,他总要探查个清楚明白。
  放轻脚步,景长发缓缓来到正厅门前,吱呀一声将之推开。
  “咳咳咳……”
  突然一阵灰尘迎面扑来,直呛的景长发一阵咳嗽。
  眼睛里也是落入灰尘,影响了视线。。
  好半晌才恢复过来,他揉着眼睛向前边瞧去,昏晕的瞳孔就是蓦然一阵收缩!
  正面的墙上,挂着一张少女的画像,昨天晚上他见过。
  但在少女画像的旁边,没有摆放佛像,而是还有一个灵位,墙上则高悬着昨天晚上找他过来商议合作的那个老妇人的遗像!
  难道昨天晚上真的撞鬼了不成?
  景长发直感到头皮发麻,汗毛一根根的竖了起来。
  就在这时,右手边的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他紧张的本能偏头仰望,一阵尘土这时落下迷了他的眼睛,他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被高吊在大梁上,晃来晃去,那黑影的脸庞正对着他的方向。
  正是昨天晚上给他开门的那个看门婆子。
  此时婆子脸色惨白,伸着长长的舌头,一双满是恐惧瞪大的眼睛里,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啊!”
  景长发被吓的嗷的一嗓子,转身就跑!
  在这一刻,他似乎是回到了年轻的时候,跑起来就像是一阵风一样。
  直到远远跑离这座小院,才是双手扶着膝盖停下,重重喘息,嘴鼻间发出一阵推拉破风箱般的响声。
  脸色是因为跑的太快很是红润,但片刻之后,就是转为一片惨白。
  真的见鬼了!
  景长发浑身都是哆嗦了起来。
  而这时,那高悬在房梁上的婆子,却是轻轻跃下落地。
  一个少女从旁边走出,唔嘴轻笑道:“那老家伙怕是被你吓的不轻。”
  “活该!”老婆子掏出手帕,在脸上一阵用力揉搓擦拭,惨白的皮肤变的正常起来,“一个山野老头,居然也敢打景府家产的主意,如果不是那个老太婆身后还有神秘人物撑腰,我们也不必假装被其收买,老夫人更不必费心思对付这么一个老家伙。
  我一只手就能摆平了他!”
  “只是我们跟在那个老太婆身边这么久,还是没有打听清楚她身后的人到底是谁。”少女蹙眉说道。
  “那人很神秘,也很狡猾,不会轻易露面的。”老婆子叹气。
  不一会的功夫景老夫人就得知了消息,又是和林雅说话了一番。
  林雅脸上含着笑,嘴上附和着,但心中却是一阵阵的打鼓。
  凭这位景老夫人的手段,自己哪里是对手?
  之前林家长辈给他出的主意,是先和景江龙圆房获得一定地位,然后再进一步夺取景府的大权,接着就是把府中财产暗中转移到林家的名义上。
  当初听着可行,但现在林雅见识到了景老夫人的厉害,与隐藏在暗中那神秘人物的手段,她才晓得这个计划,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林雅虽然也聪明,但自认不是景老夫人的对手。
  脸上不显,但心中却是急躁了起来。
  完不成任务的话,弟弟怎么办?
  想起那个她一手抱着长大,又瘦又弱的亲弟弟,心中就是一阵发酸。
  当年母亲难产临去时,一遍又一遍的叮嘱,让她与父亲一定要照顾好弟弟。
  父亲现在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誓言,视她与弟弟如无物。
  而她,如今也是有心无力。
  弟弟的命,好苦!
  林雅心中一阵阵的发酸。
  不行,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性子倔强坚韧的林雅,片刻后又在暗中捏紧了拳头。
  江龙的小院内,江龙仍在和姚妈妈商量事情。
  “那个丫环的长相我大致就记得这么多,有劳奶娘去那边仔细调查一番了。”江龙开口说道。
  姚妈妈立即就是起身,“那奴婢这就去。”
  “都说多少遍了,奶娘在我这里,不必自称奴婢。”江龙无奈,这一点原身早就说过很多次了。
  不过姚妈妈却总不改。
  这次也是一样,姚妈妈微微一笑,并不应答,就是快步离开去办事了。
  姚妈妈直奔后花园的方向,认真询问住在附近的丫环仆役,有没有见到江龙嘴里描述的那个小丫环。
  这一查,还真给查出点线索来。
  不过等姚妈妈返回到江龙小院的时候,却是脸色有些个不好看。
  ~
  求红票,求收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