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二十一章 圆寂

第二十一章 圆寂

  “小少爷,奴婢去那边认真打探了一番,查出点线索,不过顺着线索出府后,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小丫环的落脚地,却发现那里围着一大群人,还有官差左右呼喝。”
  下午时分,姚妈妈回到了小院,脸色难看的汇报情况,“我上前一打问,才知道附近死了一个人,我心中暗叫不好,挤上前一看,果然死者和您描述的那个丫环颇为相像。[email protected]
  而且听左右街邻们说,那个丫环才刚刚被人暗害。”
  江龙听到这里,眸子就是缓缓眯起,想要暗害自己的人,好狠辣的手段!
  一计不成,眼见自己这边有所查觉,就立即将丫环灭口。
  “奶娘,你先前去那边查找线索的时候,是不是闹的动静有点大?”
  姚妈妈先是一愣,随即就是懊恼的拍着脑门说道:“是奴婢一时心急,只想着早点抓到那个丫环好逼问她身后的主谋是谁,就没有小心一些!
  定是那人在府中还安插有眼线,听我打听那个丫环,便立即送出消息,小丫环才因此被灭口。
  都是奴婢的错,请小少爷责罚!”
  说着,姚妈妈就要跪下认罚。
  江龙连忙上前掺扶,“奶娘,您总是这么见外,叫您不要自称奴婢,您不改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要向我下跪认错!
  我是吃您的奶长大的,您的跪我怎么能受的起,那不是折我的寿么?”硬生生将姚妈妈扶起来,江龙才又道:“这件事情其实也怪我,没有提前给您安顿一下,不过这次咱们虽然失手了,却也不是没有收获。”
  被江龙大力扶起来,又听着江龙嘴里那些贴心的话,姚妈妈觉得这些年对江龙的贴心照顾,以及付出浓厚的感情真是没有白费。
  又闻听江龙说事情办砸了,还有收获,便是疑惑的问道:“有什么收获?”
  “那暗中之人虽然杀人灭口,断了小丫环这一条线索,却也明确的告诉我们,在府中,他还安排有其他眼线,甚至,还不止一个!”江龙冷静的推理分析道。
  姚妈妈闻言点头,的确,如果没有人及时把消息送出去,那个小丫环就不会被先一步灭口。
  不过这么一想,她又是有些紧张,“没想到一向平安无事的府中,居然这么不安全,小少爷,要不咱们还是把事情向老夫人坦白吧。”
  “不行。”江龙立即否决,“那暗中之人对府中很是熟悉,一但发现老夫人大力搜查,就会深深的隐匿起来,到时若是真能找出对方还好,但若是没有查出来,身边就会一直留有随时会向我们发难的暗钉。
  那时怕是连老夫人都要时刻提心吊胆,睡不好觉了。”
  景老夫人虽然身体健朗,但到底是上了年纪,姚妈妈细想了一会,也就点头了。
  老人可是经不起折腾,尤其是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也许只是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将景老夫人的身体给熬垮了。
  “要不我再去刚才询问过的那几个小院查一查,看哪个先前出府了,又或者是有什么异常?”姚妈妈提议。
  “查是要查,不过要在暗中摸查,现在去估计是没用的。”
  江龙走到床前坐下,矮下身子伸手抚摸前锋的大脑袋,想了想开口道。
  又聊了一会,姚妈妈才退下了。
  而江龙则是继续沉思,过了半晌,取出藏在袖间的匕首,在掌间摩挲,轻轻把玩。
  姚妈妈走出小院,便朝着景老夫人的居所走去,此时景老夫人和林雅都在佛堂里念经。
  来到佛堂近前,姚妈妈就见林雅的两个陪嫁丫环鬼头鬼脑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眉头微微的一皱,姚妈妈轻哼了一声。
  听到声响,杜娟与水蓝连忙站好,见是姚妈妈过来了,虽然她们是林雅的陪嫁,身份特殊,也是连忙施礼主动问好,“姚妈妈。”
  “嗯。”
  姚妈妈有心说教几句,但毕竟对方是少夫人的陪嫁,又不好开口。
  再则,这二女将来也是有可能成为自家小少爷的侍妾的,所以姚妈妈最终什么也没说,径直走进了佛堂。
  景老夫人听到脚步声,耳尖轻颤,停下了念经,“小雅,你不是说你常在家里给你继母做吃食么,正好府中的饭菜我吃腻了,你今天晚上做几样,给我尝尝你们那边的特色菜肴如何?”
  “是。”林雅放下木鱼,恭敬的应声。
  站起来,又客气的对着姚妈妈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佛堂。
  “有事?”
  景老夫人这时才缓缓睁开了眼睑,如果不是有事情要禀报,姚妈妈肯定是落地无声,不会特意走出脚步声的。
  姚妈妈笑着上前,拿起林雅放下的木鱼,一边敲打,一边开口说道:“先前奴婢有点事情出去一趟,结果在街上听人议论,说是伽蓝寺的主持大师前天晚上已经圆寂了。”
  “哦?”景老夫人掐指默算,半晌后,才道:“说起来,归尘大师今年已经有八十三岁了吧?”
  “老夫人好记性。”
  “可惜我没有归尘大师当年的那般洒脱,不然也去找一处宁静的庵堂出家修行。”景老夫人突然长叹。
  姚妈妈则赶忙道:“老夫人可不敢这么想,咱们景府还指望着您坐镇拿主意呢。”
  “我知道。”景老夫人摇头道:“我是不能和归尘大师比的,归尘大师出身豪门,却能毅然放弃荣华富贵,投到佛祖座下,是真正身怀佛根的高人!而我只不过是个假修士,嘴上念着佛,但时常手下,却会害人性命。
  真正的是口是心非,想必佛祖他老人家,也是不会收我这样的弟子吧。”
  “老夫人……”
  见姚妈妈露出担心想要劝慰的神色,景老夫人摆手打断,“我虽然能看穿功名利禄,但却着实放心不下江龙这冤家,而且也不敢让景府从我这里断了香火传承,所以你放心,我短期内不会去寻找庵堂出家的。”
  短期?
  姚妈妈心头猛然一跳!
  但是想要劝,又不知该怎么劝说。
  并且她也知道,景老夫人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她如果拿定了主意,谁劝也没用。
  “当年江龙出生时,我曾抱着他去让归尘大师算过命,说起来,咱们得去悼念一番才是。”景老夫人想起一事,开口道。
  姚妈妈接口,“奴婢也正是这么想的,顺便还要问一下这个月要不要给伽蓝寺定例送的香油钱加厚几分?”
  “要,加厚三分吧。”景老夫人自信佛后,每月都会给宁远县附近的几个寺庙庵堂布施香油钱,“至于悼念,江龙的身体才刚刚有所好转,而山上风大,我怕他吃不消。”
  “到时给小少爷加厚点衣衫便是,归尘大师圆寂可是大事,最好能让小少爷去悼念瞻仰,顺便沾点佛气。”
  “也好,那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去悼念呢?”
  “太迟了不好,不如后天去吧?”
  “行。”
  二人又聊了几句后,姚妈妈放下木鱼退出佛堂,然后又再次走向后花园的方向,这次是去暗中查探了。
  到了晚饭的时候,林雅提着两个食盒来到了景老夫人的小院中。
  “奶奶,孙媳给您送晚饭来了。”
  来到卧房门前,杜娟踏前下一步帮着掀起门帘,林雅矮了矮身子径直走了进来。
  几个丫环正在给景老夫人按摩肩膀,闻言都是停手退到一旁。
  此时张姜氏也在,上前扶着景老夫人起身,瞄了林雅一眼,用刻意压低但又能让屋内众人听到的声音道:“真是没规矩,进门前都不知道先通唤上一声。”
  林雅的脚步一顿,笑容也是僵在了脸上。
  跟进来的杜娟与水蓝在暗中狠狠的瞪了张姜氏一眼。
  景老夫人则是摆手笑道:“雅儿是老身的孙媳妇,来这里,不用先行让人通唤。”
  “您就是心慈。”张姜氏无奈。
  轻轻拍了拍张姜氏的手背,景老夫人示意站在一边的丫环帮自己穿鞋,“这是雅儿第一次进厨房亲手给老身做饭菜,我一定要多吃一些才是。”
  林雅见景老夫人给自己打圆场,这才重新又把笑容挂在了美艳的脸庞上。
  只在心中暗自疑惑,这个张姜氏为什么总是看自己不顺眼?
  自己又没有得罪过她。
  景老夫人在丫环端来的水盆中净手,又有丫环帮着擦拭干净,景老夫人扶着张姜氏的手臂走到桌前坐下,见林雅提来两个食盒,这时却只是打开一个,便是疑惑的询问道:“怎么,这个食盒里的饭菜不拿出来给老身吃?”
  林雅白晰的脸庞就是有些泛红,小声道:“孙媳曾学过煮药膳,知道相公身体不好,所以特意做了几样,准备派人送去给相公尝一尝。”
  “哼!如果你真为小少爷好,就离他远点!”
  景老夫人闻言一怔,没想到林雅会在这个时候主动给自己孙子做饭食,其实林雅也不想这么快凑上前向江龙示好的,只是两个丫环不断催促,实在是没有办法,而张姜氏则是立即双手插腰,毫不客气的开口道:“昨天晚上是你把小少爷气的吐血……”
  “够了!”景老夫人猛然拉下脸来,“我早就说过,昨天晚上江龙吐血昏迷的事情不准再提!”
  “是。”
  见景老夫人是真的生气了,张姜氏只得低头。
  “雅儿陪我在这里用饭,你去把药膳送给江龙吧。”景老夫人不想张姜氏继续留在这里找林雅的茬,索性给她派个差使。
  张姜氏不敢反驳,只能亲自提了食盒走出小院。
  不过前脚刚刚踏出院门,张姜氏转身就把食盒递给了身旁的一个丫环,气呼呼的吩咐道:“你去把食盒送到小少爷院落!”
  “是。”小丫环提过食盒,就是径直去了。
  “哼,一个不受宠的少夫人做的饭菜,也想要让我亲自去送,想的美!”张姜氏恨恨的跺脚,转身回自己的小院了。
  接过食盒的小丫环走到江龙小院附近的时候,旁边猛然窜出来一个人影。
  ~
  冲榜求红票,求收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