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三章 老虎

第三章 老虎

  四周阴森森黑乎乎的一片,江龙以为自己正在走黄泉路,下一刻有可能就会到地府,他生前大的恶事没有做过,但也并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
  心中颇为忐忑。
  生前,听闻过的那些关于地府的鬼神传说,不时的在脑中浮现。www!ttzw
  十八层地狱,油烹,拔舌,刀山,火海……不知道自己会被打入哪一层。
  他记不清和多少美女滚过床单,阎王爷不会让行刑鬼差割掉他的小弟弟吧?
  不过时间如水流逝,一天又一天,好似度过了一个世纪,他还是一直没有飘到尽头,恐惧与忐忑不安,逐渐被不耐烦所取代。
  到底要怎么样,总要给个结果吧?
  这般把人吊着也太难受了!
  人是群居动物,有些喜静内向的人天天待在家中,不愿意出门,但却不代表能忍受的住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没有同伴,没有亲人,没有欢声,没有笑语,甚至是没有任何信息来源。
  更何况江龙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
  当太过孤独时,对于地府和未知的恐惧,反而会一减再减。
  牛头马面呢?
  江龙身体轻飘飘的,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孤寂阴冷,好似还一直在空中晃悠,不知道都过了多久,这种不着力,吊在半空中的滋味实在是糟糕透了。
  他有些怀念生前,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不是说人死了,会由牛头与马面押解去地府么?
  为什么那两个家伙直到现在还不来?
  江龙确定,如果牛头马面还是这般拖拖拉拉的不来接引,那么总有一天,他会被折磨的疯掉!
  心情异常烦躁下,他忘了生前犯的那些错,达不达到让阎王爷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接受残酷惩罚的条件,心中开始大胆的腹诽鬼差。
  该不是地府去了新的艳鬼,把所有鬼差都给迷住,忘了办工了吧。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江龙一个,就在又过了好久时间,他已经胆大到在心底,敢拿阎王开涮时,突然感觉到自己又有了身体,并且胸前,手臂,还有脑袋上,都是传来了阵阵隐痛。
  在这一刻,飘摇,晃悠,悬空的滋味,终于到了尽头。
  身体平躺着,下边是床榻。
  这种踏实的感觉,真好!
  没想到被数十个手持步枪的歹徒紧密包围,自己居然还能不死?
  江龙庆幸!
  还以为要去地府见阎王爷了呢。
  他不是一个好人,也算不得多恶的坏人,那阵子不小心得罪了一个黑帮的好大,躲到了南云省边界,打算避避风头再杀回去,结果偶遇一群不知国籍的土匪抢钱抢女人,心中一时激愤,路见不平,伸张正义,暗中偷袭,手刃八条性命。
  却没想不知怎的,被对方的同伙给查到行踪包围了起来。
  也是他大意,那一片毕竟是对方的地盘。
  看来好事也是可以做的,不然被几十条枪围着,早就死翘翘了,哪里还能保住小命!
  只是不知道自己伤的有多重。
  别中枪太多,给打残了那就糟了。
  昏迷前,江龙只记得那些歹徒的枪口冒出一阵阵火光,然后身前蓦然亮起一片银色的白芒,然后就眼前发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思绪浮动,江龙有些紧张,如果被打成废人,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就在这时,一阵陌生的记忆像是开闸的洪水般倾泄了出来,一波又一波,冲击霸占他的脑海。
  景江龙?
  江龙一阵呆愣。
  好半晌,没少看网络小说与穿越神剧的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穿越,这种狗血……不对,这原身貌似是豪门少爷,不但有两个貌美的通房丫环,而且还已经娶了位国色天香的娇妻。
  这种美事比天上掉馅饼砸头上还要爽歪歪,自然不能再用狗血来形容。
  江龙,不对,以后他就叫景江龙了。
  他前生无父无母,是个孤儿,稍大后全国游荡,四海为家,顺便做点无本买卖糊口,除了对曾教授过他拳脚功夫,并时常劝他长大后要一心向善的孤儿院院长有些感念外,就是有些思念帮他破了处男身的那个性感诱人的御姐白领。
  再就了无牵挂,江龙这个名字也是他自己起的,所以对于改姓景毫无压力。
  这个原身也是父母早亡,看来自己还真是和父母无缘啊!
  江龙自嘲的笑笑。
  不过好在有个疼爱原身的奶奶。
  就在他身陷在原主的记忆世界里时,一阵阵刻意压低的对话声,唤回了他的心神。
  “老夫人,江龙少爷的身体重新焕发生机,病症大为好转,不过因为底子弱,所以仍然需要卧床静养。”说这话时,徐大夫满脸的不可置信,他行医几十年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诡异的情况。
  明明已经死了,是死透了,但又活了过来。
  死而复活,真是怪哉!
  “好的,以后我不会再让人拿烦心事来打扰他。”景老夫人拍着胸口,心中后怕。
  徐大夫点头,右手抚着花白的胡须,“我去给江龙少爷写个药方。”
  “来人,给徐大夫备上五十两纹银做诊金。”景老夫人出手极其阔绰。
  听到五十两纹银,景江龙差点倒吸一口凉气。
  继承了原主记忆的他,自然知道五十两纹银是一笔巨款!
  景府富庶,是宁远县首屈一指的豪门。
  景老夫人也很疼爱原身,但原身的月例却不过只有五两纹银罢了。
  现如今正值盛世,物价较低,五两银子的购买力等同于他所在世界的一万块还多。
  五十两,就是十万块!
  江龙前世偷过窃过,黑吃黑过,骗过,敲诈过,最多的时候,卡里能有几百万。
  不过十万块,却是舍不得说给人就给人。
  景府果然财大气粗!
  以后自己有好日子过了,哈哈!
  不过江龙刚刚对景府提起兴趣,想要了解一下景府都做哪些营生积累了多少财富,就是一阵发愣。
  因为在原主的记忆中,居然对景府的家业一点都不清楚。
  如果不是身体乏力,他肯定要抬手抚额。
  有没有搞错,原主身为景府现存唯一的男丁,是要继承并将景府家业发扬光大的,居然不知道景府做什么营生!
  不过无言过后,他从记忆中得到了答案。
  原身体弱,多病,请来的大夫都说要让原身服用温补药物,且需静养,并告诫在二十岁以前,不可以让原身劳心劳力,不然有碍寿命。
  景府只有这么一根独苗,景老夫人自然是捧在手心里,一直宠着,不让原身插手府中事宜,于是原主都已经满十五周岁了,还头脑简单的像个孩童。
  看来想要了解景府,还得等康复以后自己去一步步探寻。
  江龙暗忖。
  “谢老夫人赏。”徐大夫脸上浮起一抹欣喜,拱手道谢,果然进景府这样的豪门诊病,才能发大财。
  当然,也有风险,一些名声不太好的世家豪门如果有人得了重病,没有被医好,到时豪门中的老爷太太一旦发怒,那上门医诊的大夫的下场可就惨了。
  轻了挨顿毒打,在床上修养半年。
  重了,小命难保!
  这是在古代,没有人权可讲的。
  私下打杀了大夫,富人给官府塞点银钱疏通一下,让府中下人顶上罪名便是。
  景老夫人另一个陪嫁张姜氏这时脸色复杂,本以为小少爷去了,她可以趁机将老对手一家踩到脚底,永无翻身之日,却不想小少爷竟然又活了过来。
  不过即便如此,姚妈妈也是难逃罪责。
  女儿犯错,老对手姚陈氏肯定也要受到牵连。
  踩是踩不死了,但能打压一下老对手,她也是不会放过的。
  当即不待徐大夫走出卧室门,就急匆匆跳出来,大声嚷嚷道:“老夫人,上天怜惜,再加上小少爷真是福大命大,才能重又活转过来!不过此次李姚氏不分尊卑贵贱,以下犯上,居然敢仗着是小少爷奶娘的身份强行逼迫小少爷,差点害的小少爷……当真是罪不可恕!
  请您严惩。”
  景老夫人出身名门,接受过最好的教育,年轻时虽然刁蛮,却不失聪慧。
  后来丈夫与独子先后亡故,让她看破尘世,敛去鲁莽与好动,开始喜欢安静。
  人一旦安静下来,就喜欢思考。
  随着年龄增长,经常感悟与静思,让得她变的睿智起来。
  先前以为唯一的孙儿也去了,所以景老夫人哀伤过度,才一时失态。
  现在已然逐渐的冷静下来。
  闻听到张姜氏,这个昔日陪嫁丫环的话,一双眉毛不由皱起。
  如果是在年轻时,她性格冲动,拿不定主意,且没有担当的勇气,说不得真要严惩李姚氏,借此来推脱自己的责任。
  但现在……
  轻轻摆了摆手,景老夫人微叹道:“此事不怪翠儿,是我吩咐下来,让江龙早点圆房的。
  要怪,也只怪我太过心急,想要早点抱上重孙儿。”
  这个年代,对于妇人的称呼大多是在妇人的姓前加上其丈夫的姓氏,比如姚妈妈姓姚,她丈夫姓李,所以张姜氏称其为李姚氏,当然,也要分情况,比如姚妈妈名叫姚翠儿,又是景老夫人看着长大的,对其颇有情份,所以亲切的叫一声姚妈妈小名。
  至于姚妈妈这个称呼,则是景府其他人,对于她的敬称。
  能有敬称的,在景府中自然颇有几分地位。
  “这……”张姜氏没想到老夫人居然把责任全都揽在了身上,一时语结。
  在这个世间,大多数人是没有勇气承认错误的。
  只要有一丁点的干系,就要把事情推到别人的身上。
  所以景老夫人此举,出乎了张姜氏的意料。
  但姚妈妈却是猛然扑倒,跪在了景老夫人面前,用力的磕着头,满脸涕泪横流道:“是奴婢没有领悟清楚老夫人的意思,办砸了差使,害的小少爷吐血晕倒,老夫人不必替奴婢遮掩,请降下责罚!”
  “我说你没有错……”
  景老夫人刚刚开口,却被下跪着的姚妈妈出声打断,姚妈妈很少有这般不尊敬老夫人的时候,“景府规矩森严,行事有度,不严惩奴婢,老夫人日后怎么服众?”
  “胡闹!”
  景老夫人冷哼一声,轻甩衣袖,“是你的错,我必定要惩罚于你,即便你是我陪嫁丫环的女儿,也不能例外。但没有你什么事,我却是不会动你一根手指头的。
  快起来,府中已经够乱了,你别再给我添麻烦。”
  “是。”姚妈妈犹豫了一下,终是低着头,缓缓起身。
  她之所以主动认错,一是不想让老夫人背上逼迫亲孙子吐血晕厥,差点亡故的名声,不然老夫人会自责,传出去后,也会有很多人拿此事来取笑景老夫人。
  二则是先前张姜氏发难,口口声声说她是仗着是小少爷奶娘的身份,强行逼迫小少爷。
  能给自家府上的小少爷当奶娘,自然是件很光彩的事情,而且小少爷目前是府上唯一的男丁,对自己的奶娘肯定会多加照顾。
  府上其他的管事,也要高看她一等。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
  她是小少爷的奶娘不假,在景府地位超然,但这个身份让府上很多人羡慕的同时,也是有很多人暗中嫉妒,即便是小少爷的奶娘,也仍是府中的下人,如果她有什么逾越的地方,那些人就会拿她的身份来说事。
  说她仰仗有哺育过小少爷,不把小少爷当主人看,以下犯上,不分尊卑!
  传出府去,就是主弱仆强。
  而听到老夫人耳中,又怎能容的下府中仆人欺凌自己的亲孙儿?
  这两种情况,都是大忌!
  所以在平日里,姚妈妈为人低调,做事也是慎之又慎,生怕被人抓住什么把柄。
  做豪门内的仆从奴婢,一身风光与优厚的生活条件,全都来自府上的主人,主人看重你,你就能在府中呼风唤雨,吃香喝辣,但要是被主人猜忌厌弃了,便什么都没有了。
  更何况她知道府中的老夫人看破尘世,不是意味着真正的转了性,变的心地善良,不再杀生!
  只不过是少了冲动与杀戾之气,变的有容人之量。
  景老夫人信的佛,虽然也有普渡众生的意味,但更有金刚一怒,横尸千里。
  谁真敢把老夫人看成是已经退化了爪牙的老虎,那么迟早有一天,会死在虎口之下。
  ~
  景老夫人挥动虎爪,打劫收藏与红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