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五章 终极目标

第五章 终极目标

  穿越前江龙一共拜了两个师傅,第一个师傅是孤儿院的老院长,精通内家功夫与数十种拳术,当时老院长七十多岁收他为徒,打起招式仍然呼呼生风劲力十足,并且身体康健,精神瞿烁,满面红光。
  老院长不轻易收弟子,之所以教他功夫,是因为他是早产儿先天不足,没见过面的母亲没有怀满九个月,就把他生了下来,造成先天体弱,多病,整日里恹恹的,眼睛半闭半合,一副早夭模样。soudu*org
  老院长希望他从小练习内家拳,强身健体,不至于小小年纪夭折。
  不过后来老院长见他随着年龄渐长,头脑灵活,好动,没耐性,还时常与人打架,不是那种踏实,安份,沉稳的人,所以虽然很喜欢他,大部分长辈都喜欢淘气些的孩子。
  不过如果长大些还不收敛,那么淘气就变成讨厌了。
  因为如上的原因,老院长只是传授了他形意站桩三体式,石锁功,以及一套形意六合枪。
  形意站桩三体式对于祛病强身的效果极佳,属内家养气的入门功夫。
  石锁功则是硬功外壮,在练精化气,易骨,易筋之道方面有奇效。
  最后只有形意六合枪颇具杀伤力,不过在现代,你见过谁天天扛着长枪去和人打架?
  那么一杆长枪,太醒目了,真要用这个当武器与人争斗,事后肯定逃不过警察叔叔的追捕,这也算是老院长看透了江龙的心性,怕他与人逞凶斗狠,最终犯下大错。
  才没有传他厉害的拳脚功夫。
  老院长在江龙十二岁时,离开了孤老院,被几个有所成就的徒弟接去大城市享福了。
  随即半年后,他背上行装,独自离开了孤儿院,四处流浪。
  因为年纪还小,没有赚钱养活自己的能力,在这段四海为家的日子里,他吃尽苦头,晓得了世态炎凉。
  直到一年后,因为练过功夫,他被第二个师傅看中,强行收为弟子。
  第二个师傅姓马,在道上颇有几分名声,不是因为下手狠,拳脚厉害,而是精通偷窃之术,骗术,易容术,会玩枪,懂得暗杀,并对很多种毒物十分了解,江龙跟着这位师傅时间较长,算是继承了这位师傅的衣钵。
  当然,也不是说这位师傅不会功夫,这位师傅极为通晓杀人之法,指间一叶薄如蝉翼的刀片,能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一瞬间割破敌人的喉咙管!
  手上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鲜血,背负了多少条人命!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即便第二位师傅很牛叉,但最终还是因为一次失手,被一大群人给砍死在了街头。
  几年后虽然江龙替其报了仇,但人都死了,把仇家干掉了又有什么用?
  也不能再复活!
  江龙也是从这位师傅的身上得到经验教训,不像其那般胆大,不论谁都敢骗,谁都敢去招惹。
  穿越前,他也是无意中得罪了那个黑帮老大,才不得不去边界避避风头。
  第二位师傅在黑道白道仇家无数,被人砍死虽非必然,但也绝非偶然。
  但凡是走上邪路的,最多只是一时风光,几乎没人可以安享晚年。
  从第二位师傅那里,他学习过下毒,制毒之术,所以知道生石花,星灯草还有角岩藤这三种花草的气味混杂在一起,会生成一种慢性剧毒。
  何为慢性,但又剧毒?
  慢性是指毒性发作的较慢,并且无隐无形,即便最终受害者死了,也查不出根源。
  剧毒,则是指毒非常霸道可怕,中到一定深度,便无解了。
  这个时候即便得遇高人,查出原因,也只能等死。
  不过生石花,星灯草,还有角岩藤习性不同,各自生长在天南地北,知道这三者掺杂在一起气味能形成慢性剧毒的人,应该不多,也有可能是府中仆役碰巧将它们摆放在了一起。
  不过还是小心为上!
  想要学习并精通用毒与制毒之术,多少要会点医术才行,江龙半闭起眼睑探出手掌,自己给自己把脉,半刻后,长出了一口气。
  心中暗叫侥幸!
  却原来原身中毒已深,毒素已经蔓延到了精血之中,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如果毒不能解,他即便占据了这个身体,也至多有几个月的寿命。
  但巧就巧在原身被逼圆房,在见到新娶进门不久的妻子后,一时激愤,居然吐出一大口精血,连带着将毒素也是带出大半,这样一来,江龙反而能将身体里所存不多的毒给解了。
  不过精血是身体之本源,吐出那么一大口,这具身体必然有所亏欠。
  “幸好跟老院长学习过形意三式站桩法,这是形意拳入门的练体法门,形意拳是内家拳,养气壮神,强筋健体,定然能使身体恢复。不然拖着这具残病之体即便是不死,也只能病恹恹的在床榻上熬着,活着有什么意思?”江龙长松一口气。
  就在这时,卧室外间的屋门被人推开,随即传来一阵脚步声。
  江龙眉头微蹙,在来人挑开珠帘之前把双眼合上。
  进来的是两个相貌上佳的妙龄少女,身穿景府定制的丫环服饰。
  走在前边的少女个头稍高,身姿玲珑有致,皮肤白晰细腻,瓜子脸,长长的睫毛,一双大眼睛眨动间,不经意就散发出一阵阵的妩媚,瞧着床榻上的小少爷没有清醒过来,压低声音恨恨道:“老夫人提前把少夫人迎娶进府,原是指望能冲冲喜,让小少爷病体有所好转的,却不想却娶回一个催命鬼!”
  “玉钗你小点声。”跟在后边的丫环提醒了一句,但也接着开口道:“自少夫人进府之后,小少爷就喜怒不定,脾性异常,以前从来都是温淳和善的,但前天却只是因为小事,就发怒责斥了我一顿。”
  这个丫环说着说着,委屈的眼眶发红。
  听到二人的声音之后,江龙知晓了她们的身份,正是原身的两个贴身丫环。
  玉钗与宝瓶。
  二女又低声怨愤了几句,玉钗突然蹙起一双细眉,有些担心的问道:“今天张嬷嬷询问小少爷吐血昏迷的经过时,咱们两个都在话语里,暗中刻意为难少夫人,你说日后少夫人会不会对付我们?”
  “她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机会对付我们?”宝瓶撇嘴道:“现在府上很多人都说老夫人让少夫人亲自扶她去佛堂,是想要让少夫人在佛堂里替小少爷祈福。
  也就是拘禁起来了,她以后怕是只能在佛堂度过余生了。”
  “老夫人这些年修佛,性子和善了许多,应该不会这么狠吧?”玉钗迟疑道。
  宝瓶冷哼,一屁股坐在了床榻边上,没有注意到,躺在床上的少年早就醒转了,正在偷听,“老夫人是性子和善,但要不要下狠手,却是要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少爷可是老夫人的心肝宝贝,也是咱们景府最后的男丁,老夫人还指望小少爷给景府延续香火呢,怎能有失?”
  “那要是万一……”
  “就算有万一,少夫人想要在景府站稳脚跟,也得先得了小少爷的宠爱才行,可小少爷明显不喜欢她。”宝瓶有些得意的说道:“咱们两个可是小少爷的贴身丫环,是小少爷的心腹之人,即便她是府上的少夫人,也没有胆子轻易动我们。
  再说了,本来就是她惹的小少爷生气吐血,咱们又没有冤枉她!
  再则,你不想为小少爷出口气?”
  “当然想!你说的也对,小少爷一直与我们很亲近,想来就算少夫人为难我们,小少爷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玉钗总算是放下心来,随即又愁眉苦脸道:“但你说小少爷为什么不愿意和咱们两个圆房呢?”
  “啐,不害臊。”宝瓶有些脸红。
  “咱们两个从小和小少爷一起长大,贴身伺候小少爷吃饭,穿衣,沐浴,冬天还要给小少爷暖床。
  小少爷的身体咱们哪里没有看过?
  不过就是圆房而已,为什么要害臊?”玉钗扬起雪白的下巴,不过未经人事的她虽然说的理直气壮,但耳根却也是稍稍有些发热,“你可别说你不想和小少爷圆房。”
  宝瓶当然也想。
  她与玉钗二人现在虽然和景江龙也很亲近,但却只是贴身丫环。
  只有和景江龙圆房,才能变成通房丫头。
  有了肌肤之亲,那感情自然就是不一样了。
  如果成为通房丫头,以后再生下个一儿半女,就能升成妾室。
  贴身丫环,通房丫头,都还是奴婢,而如果能升为妾室,便是景府的半个主人了。
  作为景府的奴婢丫环,有朝一日能成为景江龙的妾室,是她们的终极目标。
  江龙静躺床上,偷听二人的谈话,起先二女的几句话还让他皱眉,有些不喜她们有心计,借机故意为难林雅。
  但听着听着,就是嘴角微挑,露出一抹微笑。
  心中给二女下了定义,不过是两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罢了。
  与其说是有心机,不如说淘气,有些个任性。
  为难林雅,只不过是想要替原身出气。
  因为继承了原身记忆,所以江龙听闻两个丫环作为女孩子,却如此急切的想要和景江龙圆房,并没有产生鄙夷的心态,很是理解。
  景府是当地豪门,在景府中稍有些体面的丫环与管事,物质生活比外边那些颇有几分资产的中等家庭还要优渥。
  不旦月例银子高,而且经常可以吃到山珍海味。
  丫环管事都这般好,就更别说侍妾了。
  ~
  江龙轻笑,他也有终极目标,就是收藏与红票能翻个n数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