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六章 孩子气

第六章 孩子气

  如果有朝一日能成为景江龙的侍妾,那么玉钗与宝瓶就算是麻雀变凤凰了。
  不要鄙视二女的价值观。
  因为这不是讲究人人平等的现代,男婚女嫁,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爱情是什么?[email protected]
  二女根本就不知道!
  在这个年代,对女人的精神束缚是非常严厉的,女子出嫁从夫,谁敢在未婚之前,说什么爱情?
  真要是有人敢,那也是想要被人唾骂,千夫所指,被浸猪笼了。
  当然,万事也都有特例,一些豪门千金,皇族公主,又或者是文采风流的大才女,也有自己挑选相公的,不过仍然要受到世人的非议。
  再则,二女从小被府中挑中,给景江龙当贴身丫环,本就是打算让景江龙收了二女的。
  至于景江龙为什么不收了二女……
  继承原身记忆的江龙突然有些好奇了起来,开始查探原身记忆。
  虽然拥有原主的记忆,但一个人大脑中的事情何其之多?
  如果不是刻意去想,那些记忆并不会主动浮现。
  随着他主动去探查原因,一张让见惯了化妆美人的来自现代的他,都觉得惊艳的绝美脸庞,突然自脑海中浮现。
  林雅,原身五岁那年下聘定婚,现在已经娶回府中的娇妻。
  在林雅身影在大脑中浮现的同时,江龙心中突然升起一阵心酸酸的感觉。
  这是原身留下的,感染了江龙,让得他有一丝憋闷,难受!
  片刻后,看过记忆,江龙才晓得原来景江龙心中是喜欢林雅的。
  自五岁那年牵住林雅的小手,父母对景江龙说,这个女孩会是你未来的妻子,林雅的身影,就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
  原主现在之所以如此讨厌,憎恨林雅,无非是爱之深,恨之切!
  这件事情说起来,颇为复杂。
  却原来林雅也是出身豪门,林家或许比不上景府,但也是世家豪门,景江龙的母亲与林雅的母亲少女时相识,脾性相投,后来成为手帕交,二人即便嫁人后多年不见面,但仍然是时常通信,关系极好。
  后来二人同年怀孕,一人生男,一人生女。
  彼此便开玩笑说不如结成亲家。
  本来是玩笑话,但景府与林家都是豪门世家,算是门当户对,当她们二人以玩笑的口吻说给自家男人听时,两个男人却是当了真。
  之后两个男人约见了几次,彼此的印象都算不错,又有两个女人在其中撮合,便在景江龙与林雅同是五岁那年,景府下聘礼,订下了婚事。
  本来这是一桩美谈,但可惜的是林雅的母亲在景家下聘的第二年,生孩子时难产身亡。
  林家与景家本来之前就没有什么交情,之所以能成为亲家,主要是因为景江龙的母亲与林雅的母亲在其中牵线,现在林雅的母亲身亡,两家便是很少走动,关系变的越来越淡。
  林雅母亲死后,林雅的父亲林越很快续娶了填房。
  有句老话说的好,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
  本来林越非常喜欢林雅这个漂亮可爱的女儿,但随着继室得宠,时不时的吹枕头风,林越便开始和女儿疏远,直到几年后不管不问。
  于是林雅与弟弟在府中的日子就是变的难熬了起来。
  景江龙虽然年幼,但却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小娇妻,几次想要去探望,都被母亲回绝。
  景母也是没有办法,两家虽然是亲家,但少有来往,相隔又甚远,没有合适的理由,还真不好上门看望未过门的媳妇。
  不然跑上门去,让林家认为景府是不放心未过门的儿媳妇失去了亲娘,在林家受苦,那么林雅在林府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直到景江龙十岁那年,景父与景母相继去世,感情上受到很大打击的景江龙才又是突然迫切的想起了林雅。
  父亲与母亲曾对他说过,妻子是伴随他过一生的亲人,要他好好待林雅。
  这回景江龙孩子气了一把,没有向景老夫人提出要求去探望林雅,而是偷偷派人去林家打听消息,也正是因为孩子气了一回,才晓得未婚妻林雅的日子很不好过。
  他很着急,居然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办法。
  派人潜进林家,在暗中照应林雅姐弟。
  虽然他只有十岁,但也知道以他的身份,现在无法理直气壮的登门去责问林家长辈。
  景府的名声有些不太好,景江龙只交到一个朋友,对方叫贾宝贵,大了他几岁,二人私下商议,在利用钱财开道,收买林家下人的方法下,竟然真的成功了!
  之后景江龙又接连塞了好几个人到林府中办差,林雅姐弟的消息便源源不断的从那些人口中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林雅的日子很不好过,他很想提前将之娶回家中,那是他的妻子,但年幼纯情的景江龙又不好意思向景老夫人开口。
  直到不久前,景老夫人见他身体不好,提出提前迎娶林雅进府时,景江龙还是非常高兴的。
  转折点在林雅出嫁前几天,有一天晚上突然被林家长辈召见。
  景江龙暗中塞进林家的几个人中,还真有一个男子颇有几分本事,竟然混到了林雅父亲的身边当长随,也是从这个长随嘴里得知,林家在见到景家只有一个病歪歪男丁的情况下,居然生起不该有的贪念,想要利用林雅霸占景府全部家财。
  林雅答应了家中长辈,待嫁进景府后,利用自身地位与手中权势,暗中将景府的家产慢慢送给林家。
  景江龙闻听后,大怒,同时也是格外伤心。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因为被逼着与林雅圆房,气的吐血身亡。
  到底还是太稚嫩啊!
  江龙弄清楚前后经过,不由的暗自摇头。
  如果原身能够成熟一些,看清楚事情的本质,就不会这般的冲动偏执了。
  林雅在家中过的艰难,被父亲漠视,被继母刁难,还要照顾今年只有九岁的弟弟,长辈找她谈话,实则是逼迫,她敢不答应么?
  或许作为女孩子,迟早要嫁人,可以稍作抵抗,可她嫁进景府后便脱离了苦海,但她的弟弟怎么办?
  要知道她的弟弟本就是家中长子,理所应当应该继承自家府中的家业。
  只凭这一点,林雅弟弟就是继母的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不然继室所生的孩子日后岂不是要被净身出户?
  林雅的弟弟林志今年只有九岁,根本没有自保之力,也正是因为有这么一个要挟,林家长辈才敢直接和林雅明说,要贪图景家的家产。
  在这个年代,女子嫁人后,就是夫家的人了,与娘家的关系反而会淡化。
  所以如果没有和林雅关系极好的林志作为把柄,林家还真是拿捏不住林雅。
  作为一个活到了二十八岁的穿越人士,江龙把这一切都看的很透彻。
  林雅之所以答应林家长辈,是因为顾忌家中的弟弟。
  没有办法,才委曲求全的答应。
  或许有人说不一定,也有可能林雅是真的要帮林家贪图景府家产。
  毕竟林雅姓林,体内流的是林家的血脉。
  但这些人却忘了一点,那就是林雅在林府的日子过的并不好,亲生母亲早就去逝了,父亲直接无视她的存在,除了弟弟,再无亲情可讲,日子过的如此之难,她又怎么可能把林家当作归宿?
  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那么做。
  想通关窍,江龙对这位即将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孩,生起一抹怜惜。
  虽然出身于豪门,但却并没有享到富家千金的待遇,景江龙派去塞进林家的仆役经常传递消息过来,说林雅又怎么怎么被人给欺负了,甚至连林家的奴仆都敢给林雅脸色看。
  听到这些消息,原身当初是被气的不轻!
  或许也正是因为景江龙太过关心林雅,在心底认为自己对林雅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才不能原谅林雅的背叛吧。
  原身毕竟只是个没有经历过风雨,只有十五岁,感情世界苍白的像一张纸页的单纯少年。
  那么自己该如何对待林雅呢?
  江龙心下打起了算盘。
  又听玉钗与宝瓶聊了几句,江龙觉得自己应该苏醒了。
  他先是动了动手指,随后一双眼睛佯装迷茫,缓缓的睁了开来。
  “小少爷醒过来了!”
  “快来人,通知老夫人!”
  顿时,时刻关注着自家少爷的玉钗与宝瓶就是一阵欢喜的大呼小叫。
  如果不是顾及景江龙重病,二女怕是要扑到江龙的身上。
  江龙看着眼前的二女,只是笑着点头当作打声招呼,原身中毒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他要隐在暗中慢慢调查,看是巧合,还是有人要暗杀原身,如果真有凶手,那么凶手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景府后院佛堂内,除却不断念经的景老夫人与跪在一旁的林雅外,姚妈妈也随后赶来在一旁伺候。
  景老夫人闭着眼睛表情安详,突然停止念经,开口道:“雅儿,奶奶心绪有些繁乱,你帮我敲一敲木鱼。”
  “是。”林雅此刻心中异常的紧张,她对于这位景老夫人并不了解,心中忐忑,不晓得景老夫人最终会怎样发落她。
  伸出葱白如玉的小手,拿起木槌,因为捏的力大,淡粉色的指甲一片苍白。
  木槌敲下,空心的木鱼振颤,发出一阵阵咚咚的独特响声。
  于是寂静的佛堂内,只剩下敲打木鱼的声音。
  木鱼是佛教的法器之一,其制作尺寸与用料都有讲究,在有节奏的缓慢敲打下,带有梵音,可以平复心情,如果是对佛教有所研究的人,更是能使得心灵升华。
  景老夫人虔诚的念经声,与木鱼敲打的振颤声相互交杂,传入耳畔,让得林雅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
  片刻后,居然也闭上双眼,嘴里喃喃默念。
  不知过了多久,景老夫人停下,转过头,望着一脸宁静的林雅,微微点头。
  “雅儿。”
  “嗯?”
  听到唤声,林雅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
  “奶奶信佛,想要帮佛祖传播香众,你来做第一个怎么样?”
  景老夫人这句话语一出口,林雅就是瞬间给惊醒了过来!
  果然,是要把自己拘禁在佛堂么?
  林雅失态,手指本能松开,木槌落下砸在了木鱼上,又发出一声咚的声响。
  “奴婢也一直觉得老夫人您总是待在佛堂,太过孤独安静了,日后有少夫人陪在一边,您也算有个伴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姚妈妈,这时突然插言。
  听到姚妈妈的声音,林雅才回过神来,强压下心中的紧张,低下纤首,颤着声音道:“孙媳愿意和奶奶一起参悟佛教经文。”
  虽然答应,但林雅红润的嘴唇却是都快给雪白的贝齿咬破了。
  景老夫人掌控景府大权,她想要拘禁林雅,林雅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只是林雅心受煎熬,家中长辈在她出嫁前定下了时日,如果她不能按时做到长辈们的要求,弟弟在家中少不了得受到刁难与欺凌!
  甚至……弟弟有可能丢掉小命!
  怎么办?
  林雅眼眶蓦然红了,茫然无助,心急如焚。
  小手捏着衣角,嘤嘤低泣,收藏,红票,你们在哪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