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八章 过继

第八章 过继

  因为之前江龙将窗户打开了一条细缝,想要将屋内残留的毒气排出去,所以此时小院内争执的声音,可以清晰的传入耳畔。
  听到玉钗对来人的称呼,江龙瞬间明了,原来是景氏一族嫡系一脉的人前来小院探望。[email protected]
  宁远县景府是景氏一族的旁支。
  不过那虽然是景氏嫡系,但和景府比起来,却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在景氏嫡系的老家,景氏一族甚至连个中等家族都算不上,只有极少数人富庶,大多数人只是普通的穷苦百姓,连一个出人头地,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都没有。
  知晓了来人身份,江龙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听闻原身吐血,所以想要来看看原身是不是已经死了?
  如果得到肯定答案,下一步,就是逼迫景老夫人过继族中的孩子了吧,接着便可以堂而皇之的霸占景府财产。
  古代重孝,重传承。
  这个传承包含的意义众多,其中族人继承族中子弟的家业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景江龙真的早逝,景府这一支就算是后继无人,那么到时不管景老夫人愿不愿意,都必须要从景氏一族中挑选一个过继到府上,借此延续景府的香火。
  在这里不得不说,古代女子的地位远不及男丁,只生下女儿没有儿子的家庭,会被称作绝户,而且女儿是没有继承权的。
  比如有一家人没有儿子,只有女儿,那么父母亡故后,这个女儿是没有权力继承父母遗产的,反而是由父亲的兄弟来继承家业。
  过继的孩子总归隔着一层肚皮,当然不能和亲生的相提并论,除非只有两三岁大还不记事,不然都会只认亲爹亲娘,等长大成人后,景老夫人便再也无法掌控了。
  景氏嫡系一脉主意打的不错,只是可惜,原身的确是去了,不过江龙却穿越过来,霸占了原主的身体。
  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景府和景氏嫡系一脉关系疏远,平日里并不怎么来往,直到几年前景江龙的身体越来越差,消息被人传回老家,嫡系一脉才时常派人来景府走动。
  说是走动亲近亲近,不过是想要确定景江龙什么时候会早亡而已!
  然后过继孩子,得享景府诺大家业。
  江龙现在穿越了过来,那么景府的家产自然就是他的,现在有人要打属于他的家产的主意,他自然不能同意,再则,原身曾听闻,嫡系一脉当年和景府的祖上有很大的过节,所以关系才会一直很僵。
  既然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亲情,江龙自然也就不会对嫡系一支的来人客气。
  该想个什么办法,将那些人给打发了呢?
  不大功夫,小院内又传来了宝瓶清脆的声音,很显然,是宝瓶已经将饭菜取回来了,正好遇到,便也和来人争执了起来。
  此时已经是很晚了,江龙肚中传来一阵饥饿的感觉,实在没有精力再去想办法,便打算等过上几天再和那些人计较。
  于是他右手握拳放在唇边,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小院内,正和来人激烈争吵的玉钗与宝瓶耳尖一动,连忙转身跑回了屋内。
  生怕小少爷听到吵闹声发火,气坏了身体!
  进入卧房,见躺在床上的小少爷没事,二女这才松了口气。
  “江龙我的乖侄孙,你的身体可好些了?”
  只是二女还没有来的及开口询问江龙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苍老做作的声音。
  江龙顺着声音望去,就见一个矮小干瘦的老者,领着五六个年岁还小的男孩大步走了进来。
  老者虽然一脸关切的神情,但穿过珠帘进入卧房后,却是立即迫不及待的来到床前,紧紧盯向了江龙的脸庞。
  不过随即,便是愣住。
  先前不是听府中下人说景江龙被少夫人气到吐血,快要不行了么?
  怎么……
  老者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景府了,而且已经在府中住了几天,以前也见过景江龙好几面,之前的景江龙看上去精神恹恹的,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在他看来,至多还能有几个月的寿命罢了。
  还活不过他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头子。
  但现在的少年,虽然神情显得有些个疲惫,但眸底有神,似乎重新焕发了生机。
  有一些老人的眼力是很毒辣的,他们或许并不会医术,但却能看出一些病重之人是不是还有得救。
  这位老者便是这样的人!
  怎么会?
  老者用力的眨了眨略显昏黄的眼睛,再次向江龙瞧去。
  好了?
  少年的病居然给医好了?
  老者大惊!
  在老者打量江龙的时候,江龙也在默默的打量眼前这位老者。
  脸形消瘦,身材矮小,下巴上留着一撮花白相间的山羊胡,一双眼睛犀利,显得颇为精明,一看就是颇有心机。
  因为吃惊,此时老者脸上的关切表情,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之后,他又用眼角余光扫了一圈老者身后的那几个男童。
  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的衣衫鲜亮,有人身上打着补丁,其中大部分也都看着躺在床榻上的他,神情各异。
  “九爷爷。”
  终于,江龙主动淡淡开口,打了声招呼。
  “哦……”听到声音,景长发才回过神来,他在家中排行第九,所以小辈们都叫他一声九爷爷,“听说刚才你吐了血?”
  景长发眸光阴晴不定,开口询问,想要弄明白先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明明一个将死之人,突然之间又给转好了?
  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也就罢了,但景江龙一旦好转,那他就别想再霸占景府的家产了。
  没有亲眼瞧过景府的富庶也还罢了,但家中只能算是小有资产的景长发在亲眼见识到了景府的风光与财富后,已经是起了本不该有的贪念!
  “嗯,不过已经不碍事了。”
  江龙的声音仍然淡淡的,透着冷漠与疏离。
  这时宝瓶与玉钗对了下眼色,一个提着食盒,一个搬来矮桌,上前把景长发给挤到了边。
  “小少爷,这是您最爱吃的香菇切丝,还有葱花拌豆腐。”玉钗一边从食盒里把饭菜端上来,一边笑着说道。
  原身体弱多病,不适宜吃太油腻的东西,大夫也说原身不能吃肉,所以宝瓶取来的饭菜全是素的,没有荤腥。
  宝瓶也接口说道:“还有一盘炒鸡蛋,粥是午间就放在火上熬的八宝粥。”
  随着食盒打开,一阵扑鼻的饭菜香就是迎面而来,原身不但吐了血,而且这五天来被姚妈妈逼着与三女圆房,气恼下也没有好好吃东西,所以把个江龙给饿坏了。
  也不和景长发谦让一下,江龙就是端起饭菜猛往嘴里塞。
  景长发脸色陡然一沉,不是计较江龙没礼貌。
  而是越发肯定眼前少年的病大为好转了!
  只要胃口好,能吃,那么此人的病就重不到哪里去。
  这可如何是好?
  眼看就要到手的财富,却突然长上翅膀,要飞走了,景长发怎么能甘心!
  江龙吃到一半的时候姚妈妈回来了。
  见景长发带着一群孩童待在房中,脸色就是变的非常难看。
  只是没等她开口,景长发就带着孩子主动告退。
  姚妈妈只能忍着气,没有责难,把景长发送出了小院。
  走在黑暗的走廊之中,景长发心事重重,这时一个胖呼呼的男孩子突然开了口,“爷爷,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当上这家的大少爷?”
  胖男孩明显有些着急。
  在家里时,虽然他也不缺吃不缺穿,隔几日还能吃到肉,但和这里却是根本没法比!
  虽然他还小,但却已经被景府鲜亮的衣衫与好吃的饭菜给晃花了眼。
  终于转签约了,厚着脸皮求月票!
  还有收藏与红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