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艾克小说网>都市职业>大国贼(书坊)> 第九章 灵堂画像

第九章 灵堂画像

  听到胖男孩的问话,紧皱着眉头,背着手,闷头走路的景长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个胖男孩是他长子家中最小的儿子,平日里极得他的宠爱。[email protected]
  在第一次来到景府,见识到了这里的奢华后,他就开始动歪脑筋,想要霸占这一份诺大的产业。
  他家中有好几个儿子,孙子也有不少,不过年龄合适的只有这一个。
  胖男孩叫景铜钱,今年刚满六岁。
  因为平日里吃的比较好,所以在同龄男孩中,比较肥胖壮实。
  “再等等。”景长发闷声说道。
  他之前曾给孙子保证过,说一定能让景铜钱在不久之后成为这里的主人。
  只是当初是因为看到景江龙病重难医,他才有信心做到,可是现在景江龙的病体却是有了好转!
  “还要等!”胖男孩被家中长辈给宠坏了,跳着跺脚吼叫。
  景长发闻言连忙上前,捂住了胖孙子的嘴巴,难得板起脸来,“不要叫,万一被别人听到就糟了!”
  可是景铜钱早就被景长发惯的不成样子,哪里会怕他?
  身体只是不依不饶的在景长发的怀中扭来扭去。
  “好了我的小祖宗,你再等等,爷爷一定让你成为这里的主人!”景长发咬牙说道。
  景铜钱这才停止了扭动挣扎。
  在二人旁边,还有五个年龄不大的孩童,其中两个衣衫鲜亮,个头较高。
  不过有些奇怪,两个孩子的衣衫看上去都比较华丽,但左边那个脸皮又白又嫩,很像是出身比较富贵的人家,而右边那个却是不时的会摸一摸身上鲜亮的长衫,缩着手,神情拘束,显得小心翼翼。
  并时常会不习惯的扭来扭去。
  另外三个则都只有四岁大,一脸懵懂,根本就听不明白景长发与胖男孩在说些什么。
  不过出门前,家里长辈有交待,让他们一定要听景长发的话,而且景长发只是对自己的孙子和善慈祥,对他们很少露出笑容,所以三个幼小的孩童不敢调皮淘气,很乖巧的站在那里。
  安抚好胖孙子,景长发正要再次前进,回景府给他们安排的客舍。
  但却突听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个刻意压低的清脆声音,“景九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景长发汗毛瞬间乍起!
  糟糕!
  有人偷听?
  猛然偏过头,看向了声音响起的地方。
  只见不远处,一顶内里燃着烛火的红灯笼轻轻晃了晃,又隐在了黑暗中。
  “你是?”景长发惊疑询问。
  “景九爷现在不必询问那么多,总归跟着奴婢来,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景长发还在犹豫。
  那个声音则是又道:“现在打景府家财的人很多,并不是只有您一个。”
  “好!”景长发吃了一惊,还有人在暗中窥视景府家产?
  稍作思考,他就是答应了下来。
  景长发现在已经视景府为自己的财富,谁也别想要和他抢!
  他要过去瞧一瞧,那些想要在自己嘴里抢肉的家伙,都是什么来头。
  招手将两个较大的男孩叫到近前,低声吩咐,让他们把另外几个孩子带回住所,景长发便快步朝着红灯笼所在的方向快步走去。
  来到近前,才发现这里有几颗粗大的树木,而手提灯笼的人,正是隐藏在树干的背后,所以景长发之前才看不到人影。
  “林九爷。”手提红灯笼的人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女,身上穿着景府定制的丫环服饰,因为天色较暗,天上也没有几颗星星,所以看不清楚相貌,少女对着景长发矮了矮身子,施了一个万福。
  “你是?”景长发上下打量少女。
  少女只是轻笑,“奴婢不过是景府中的一个小丫环,想要找九爷的是奴婢背后的主人。”
  “那你头前带路。”
  “请九爷跟奴婢来。”
  少女提着灯笼走在前边,带着景长发向前走去。
  行走间,少女不时的会提醒景长发,要小心脚下,有时走到一些院落的附近,还会让景长发压低脚步声。
  可见少女对景府非常的熟悉。
  左兜右转,好半天,才来到了一处小院门前。
  景长发上了年龄,走了这么长的路,而且是偷偷摸摸的,脑门上渗出一层细汗。
  少女已经走到门前,抬起小手,轻轻在门上叩了三下。
  “谁?”里边传来一个婆子的低声问话。
  “是我。”
  里边的婆子听出了声音,吱呀,将院门打开一条仅能容一个人侧身通过的门缝。
  “快进来。”
  婆子伸出头来左右看了看,见没有异常,又打量了一眼景长发,才催促道。
  少女连忙一闪身,快步走进了小院。
  景长发还有些犹豫,伸头想要朝着小院内看一看,却冷不丁被婆子一把给拽了进去。
  “你……”
  景长发受到惊吓,用力挣扎。
  “嘘!”婆子却是反手立即关上院门,“旁边还有人住,你小声一些,左右已经走到了这里,你不妨进屋,和我家主人聊一聊。”
  少女也开口道:“是啊,如果你能和我家主人合作,这景府家财迟早是你的。”
  听到少女的话语,景长发才安静下来。
  此刻在他眼中,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得到景府的家产更重要。
  跟着少女来到小院的正厅门前,少女还没有开口,里边就是先传来一个淡泊苍老的声音,“贵客到了?”
  “是。”少女低头,恭敬回应。
  “有请景九爷。”
  少女伸手,轻轻推开木门,示意景长发进去。
  景长发好奇昏暗房间里边的人到底是谁,撩起衣衫下摆,跨过门槛,刚刚没走几步,身后传来关门声,少女并没有跟进来。
  听到声音,景长发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又转回身,眼前就是突的亮起一豆烛火。
  咦?
  随着烛火将厅内照亮,景长发看到正前方的墙壁上,居然挂着一张高有四尺宽有两尺的少女画像。
  画像中的女子一双柳叶弯眉,樱桃口,身姿窈窕,含羞带怯,很是美丽。
  “那是我的女儿。”
  突然,先前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景长发移目过去,才发现右边角落跪坐着一个身穿黑色布裙的老妇人,老妇人满头白发,在她的正前方,摆放着桌案与佛像。
  “你的女儿?”
  景长发疑惑的看了看白丝满头可能比自己还要大一些的老妇人,又看了看画像中的少女,这年龄相差也太大了吧?
  孙女还差不多!
  “她已经死去多年了。”老妇人似乎猜到了景长发有疑问。
  景长发恍然,再仔细一瞧,才发现少女画像的左右两边,挂着一对横幅挽联。
  这个老妇人居然把小院正厅布置成了灵堂!
  而且看这意思,这个灵堂已经布置有很多年了。
  景长发吃惊,“你到底是谁?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有共同的敌人。”老妇人跪坐在蒲团上,态度虔诚的对着面前的佛像磕了三个头,缓缓起身,拿过香烛点燃,插进了桌案上的香炉之中。
  “敌人?我有什么敌人?”景发长不解。
  老妇人插好了香烛,后退三步,又双手合什,恭敬的对着面前佛像鞠了一躬,这才又开口道:“你想要霸占景府的家产,景老夫人,景江龙,还有新进门的景府少夫人林雅便都是你的敌人!”
  景长发眸光闪烁,没有开口接话。
  老妇人也不急,走到旁边摆放的炭盆前,提起架在上边的铜壶,又拿来瓷杯与茶叶,沏了两杯茶。
  “请用茶。”老妇人抬手示意。
  轻轻啜了一口温淳的茶水,老妇人才接着开口道:“我的身份不是秘密,你随便找个景府的仆役,就能打听出来。”
  景发长心中一动,是啊,这个老妇人就住在这里,找个人打听一下,就能弄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来头,于是心神便是放松了下来。
  想了想,不解的开口问道:“你住在景府,而且瞧着时间已经是不短了,怎么反而和景府的主人结了仇?”
  “我的女儿,死在景老太婆的手上!”
  老妇人的神情再难保持平静,苍老的脸庞上,浮起浓浓的怨毒与仇恨!
  ~
  甚至老妇人的额头上青筋突起,形成几个大字,月票,打赏,红票,收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